• <nav id="ua8wg"><strong id="ua8wg"></strong></nav>
  • 花丁專欄:被提前寫好訃告的人生

    糖尿病之敵 2017-11-18 18:45:33


    等你點藍字關注都等出蜘蛛網了


    音樂療法
    好聽的曲子能穩糖


    最近看了三聯周刊的文章,說,美國記者把訃聞作者稱為“壞消息先生”,因為他們發布的是某個人去世的消息。今天說的這位“壞先生”是《紐約時報》的訃聞作者奧爾登·惠特曼。


    惠特曼的辦公桌上貼了一張便簽,上面是重點監控人員的名單。

    他選中這些人,因為他認為他們有些人的日子已經屈指可數了。


    有些人已經功成名就,他沒有理由再拖延為他們寫悼文;有些則是他覺得挺有趣,為了自己開心而提前為他們寫好悼文。


    而這位“腦子里裝了各種無用信息”精靈古怪的壞先生,提前寫好一篇優美的悼文后,還會往往按捺不住身為作者的得意之情,迫不及待地期望文中主人公盡快去世,這樣他的大作就可以公之于眾了。


    比如,丘吉爾的訃聞在丘吉爾去世前兩周就寫好了。


    而更有意思的是,編輯部的人們還會玩一種被稱為賭亡靈的游戲。每人出5美元或10美元,從寫好悼文的人名名單中選擇誰將最早離開人世。竟然還有編輯靠這種游戲贏過高達300美元的賭注。


    果真是,人生如戲。


    你的人生,在別人眼里可能只是一個“賭局”。


    我們都努力的希望讓他人理解我們更多,讓自己在人間走一遭留下聲音,留下香氣。


    事實是,若要完全理解另一個人,也必須有過類似的處境或者受過類似的痛苦,或者是類似的覺醒,而這種種或者是非常非常罕見的。


    當我前兩天被醫生告知,需要進一步進行熒光眼底造影檢查,有可能需要進行激光手術時,整個人像一去不復返的烈士一樣,壯行般的走出醫院。


    那個時候,我希望我最愛的包先生、我希望我的閨蜜、我的親人、我甚至希望公交上的乘客、路上與我擦肩而過的行人人都知道我內心的悲傷,可是,這現實嗎?這種感受中間隔著的,是一個銀河系的距離。


    不是那些愛你的人不愛你,也不是那些應該關心你的人,不關心。而是,很多處境只能我們自己深知,能救贖的也只有自救。


    前些日子,看了罕見病拍攝的一組視頻,主題是《如果你有50%概率活不過中年,會怎么活?》,感觸頗深。



    亨延頓舞蹈癥,一種遺傳幾率高達50%的絕癥,從出生開始就埋下了定時炸彈,一旦發病,剩下的壽命平均只有10年。幾組拍攝的主角中,最嚴重的一家,7口人死于這種絕癥。同是罕見病的他們,如果重新選擇,都會選擇不會結婚生子,不會用另外的50%的幾率去遺傳這種苦痛。


    我曾經親眼經歷目睹母親被糖尿病折磨,而最終離開的整個余生。


    所以,糖尿病和不知道哪一天發病的罕見病,在我這里,有著冥冥之中的類似。都如同已經寫好了訃告的人生,像親眼看到母象被人獵殺的小象,看到同類被宰殺的羊羔,血淋淋,殘忍的,又無法無視的。


    所以,不會選擇因為自己的自私而生下遺傳幾率過高的孩子,也不希望帶著不健康的身體孕育一個有缺陷的生命,人生的道路可能已經有了命數,而那些過往,才是我們認真需要去走過的。

    ?

    ? ? ? ? ? ?

    ? ? ? ? ? ? ? ? ? ??2017年4月14日

    ?

    ?

    我是花丁

    每周五

    不見不散

    Copyright ? 華為手機價格交流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