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ua8wg"><strong id="ua8wg"></strong></nav>
  • 【劇析】口水警探の崛起??-?《絕命毒師》S02?E02

    絕命毒師全集分析 2018-06-18 03:18:46

    Hank是這一集的“故事線索小蜜蜂,先在家庭線中分析出白老師有兩部手機,然后根據Jesse彈簧車的線索找到Tuco,接上了白老師的故事線,并且在結尾終結了“肝顫天王”Tuco,這讓Hank的超級英雄指數迅速攀升,也同時開啟了他的痛苦之旅。

    本集故事線:


    口水警探の崛起


    這是Hank建立英雄形象的一集,本集一開頭就是Hank游刃有余布置Tuco抓捕行動,顯示了Hank對DEA工作了如指掌,而且最后Hank交代Gomie說Tuco抓不到,他一定躲到墨西哥去了,可以看出Hank的行業經驗豐富和對形勢判斷的準確。本集的結尾,Hank面對手持M16步槍狂暴Tuco,Hank冷靜調整,一槍爆頭,盡顯英雄本色。Hank的戲份首尾呼應,形式上也很好的體現了這是英雄的一集。


    當然英雄的一集要用英雄的顏色,有Hank的情節一般是褐色,所以,本集的色彩條碼(下圖)看起來是褐色一片,另外一般有Tuco的情節顏色也是褐色。中間偏后一點明顯帶黃色的部分是Hank去Jesse家尋找線索的段落,Jesse的段落通常都帶有黃色。

    很多人從這一集開始愛上了Hank,之所以稱他“口水警探”,是因為Hank每天最愛和身邊的人斗嘴,而且黃段子不離口。和下屬搭檔兼損友“割麥子”(Gomie)更是天天斗嘴其樂無窮。第一季第一集抓捕Emilio的時候倆人就打賭斗嘴,第四季開場為了行動代號也是互相諷刺,損友的標準模式,而且玩笑開得口味比較重,一般小清新絕對接受不了這樣的損友。不過,損友損歸損,當Gomie得知白老師失蹤時,向Hank表示:有事說話。



    Hank對于犯罪線索有著靈敏的知覺和豐富的經驗,本集他展現了這項能力,從Jesse媽媽的口中得知Jesse的車是Low Rider,然后根據Low Rider常常要配置的防盜追蹤系統定位了這輛車,從而在最后找到了Tuco的藏身地。


    從本集最后的槍戰來看,Hank認出了他遇見的人正是Tuco,二人匆忙對射,下面這張圖是Hank射完一個彈夾,重裝之后,瞄準Tuco的時候,Hank的手是的。


    不過,驚悚過后,Hank調整戰術,在Tuco換彈夾的時候先換好自己的彈夾,然后瞄準Tuco等他抬頭,這時候Hank的心里已經穩定下來,手也不抖了(下圖),Tuco一抬頭就被Hank爆頭了。偶遇Tuco并且迅速槍戰誰都會緊張肝顫,Hank也一樣,這樣的表現令人物更加真實可信,我們看到的并不是蘭博,我們看到的是一個活生生的、有頭腦、喜歡斗嘴的、溺愛老婆、愛顯擺的“口水警探”Hank Schrader。

    白老師和Jesse本來可以了結了Tuco,安排Hank終結Tuco可以讓Hank代表的調查故事線和白老師的制毒故事線有更多的聯系,同時白老師和Hank本身就在同一條生活故事線中,故事線更多的交織有利于營造整體感,并且更容易創造有戲劇張力的情節。


    還有,白老師的黑化墮落是慢慢進行的,有一個過程,并不是瞬間黑化,所以沒有安排白老師兇狠的殺死Tuco,而是設計了Hank通過調查Jesse的彈簧車找到并且殺死Tuco。


    在第二季的花絮中,Hank跟隨三位真實的警察學習了解警察的生活細節、說話方式、如何偵查等等。下面是四段Cop Talk的花絮,扮演Hank的演員迪恩 ? 諾里斯(Dean Norris)在花絮中調戲女警官、警車上撒尿、扮猩猩致敬庫布里克,美中不足沒有字:)


    (Cop Talk 花絮)

    多說一點,我們還知道Hank非常喜歡加拿大女歌手Shania Twain,在第一季中Hank至少提到了兩次Shania Twain。


    第一次是在第一季的第四集家庭聚會上(下圖)

    第二次是在第一季第七集Holly的趴體上(下圖)



    缺陷的快感

    叮叮爺爺在《絕命毒師》中貢獻了非常出色的表演,他不能說話,動作也極度受限,僅僅通過眼神、表情和可以“叮?!钡牡谰邅肀憩F所有的戲劇動作和心理活動,角色設定的限制反而讓他幾乎所有的表演都充滿張力,尤其是大家等待他叮叮鈴聲響起,來判斷他的回答是“yes or no”的時候,仿佛時間都凝固了。


    叮叮爺爺向Tuco傳遞信息揭發白老師的情節中,一開始對于叮叮爺爺到底是癱瘓還是癡呆的信息缺失形成了一個鴻溝,觀眾和劇中的白老師、Jesse一樣以為可以把叮叮爺爺當成一座雕像,直到叮叮爺爺開始揭發二人,然后刺激的來了,Tuco如何理解叮叮爺爺的鈴聲,并且如何提出正確問題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懸念,叮叮爺爺這個人物的缺陷設定給我們帶來了巨大的戲劇快感,觀眾和白老師、Jesse一起在猜叮叮爺爺的鈴聲回答模式,然后在擔心Tuco提出什么樣的問題。

    還有在叮叮爺爺表達憤怒的時候,臉上的表情極度扭曲還伴有抽搐,沒有看到演員的真身還真以為這是一個病人演的,不得不說馬克·馬格利斯對于臉部肌肉的控制實在太出色了。不知道他演完憤怒的戲份之后,導演一喊“cut”,是不是臉都抽筋了。



    迷幻象征主義-狂躁

    集的teaser和第一季第六集的手法一樣,都是把這一集最后的情節拿到teaser中提前播放,讓人摸不著頭腦,然后直到最后的時候所有的故事耦合。Jesse的這輛狂躁不已的車叫做“Low Rider”


    Low Rider(趴地跳跳車),也叫Lo-Lo。譯為“低底盤汽車,這種汽車始于半個世紀前,那時汽車進入了美國中產階級,汽車的動力也變的更加強大,搖滾樂在電臺中出現,在這個富有革命性的年代,有一幫年輕的墨西哥裔美國人,他們喜歡上了自己經濟所能承受的老式汽車,便開始試圖改造這些車,他們想出了將車的底盤放低,并在車身涂上華麗的外表,于是就創作出了Low Rider。

    后來,人們在車上裝上了液壓系統,使汽車可以在路上自由的舞蹈,舉辦各種各樣的Low Rider競賽,比如比誰的車彈跳的更高,誰的車能隨著音樂舞動的最好等。有很多人將二戰時的飛機液壓推進器裝入車的后備箱中,再連接到四個車輪上,使汽車擁有液壓減震設備,使汽車可以進行彈跳,于是就有了現在的Low Rider。


    Jesse這輛狂躁彈跳的Low Rider出現在本集的片頭片尾,起到非常強烈的呼應作用,它象征著同樣狂躁不已的Tuco。尤其是Tuco和Hank持槍激烈的對戰時,Jesse的彈簧車一直狂躁的跳動,即便二人都不開槍,只有車在動,都有一種令人手心出汗的緊張感,同時音效更是加強了這種不安的感受。當Hank擊斃了Tuco后,狂躁的彈簧車漸漸停了下來,這是彈簧車和Tuco的對應關系最為強烈的地方。


    不錯,Tuco是一頭猛虎,但是過于粗糙的行事方式,還有不穩定的情緒,時長處于吸毒的興奮和幻覺中,這一切注定了他悲劇的結局。



    Tuco的家庭是墨西哥家族式販毒集團的典型代表,以家族成員來擴展人力資源,用親情維護利益關系,生意的決策和管理主要依賴個人判斷。Tuco自己則兇猛有余,智力不足。即便是在和Hank的暴力對戰中,Tuco雖然手握M16步槍,但還是沒有占得實際上的上風,被Hank找準時機一槍爆頭。




    技術&細節

    本集配樂


    《Red Moon》 - The Walkmen

    這首歌在全家人齊心協力發傳單尋找白老師的時候作為背景音樂,非常好的起到了情緒的渲染作用,可以一聽,而且歌詞和白老師失蹤的情節也很搭配。(蝦米音樂可以在線收聽)

    從一個女人的角度來說,家庭經濟拮據,意外懷孕,頂著個肚子接受丈夫肺癌的事實和經常不知去向的消失,這回消失的夠徹底了,自己還要上街發傳單。絕大部分的女人可能是不會有空姐堅強的,她發傳單的這段情節有點令人心疼。


    馬克·馬格利斯

    這是叮叮爺爺在《絕命毒師》中的第一個全景鏡頭,這名演員名叫Mark Margolis(馬克·馬格利斯),自上世紀70年代開始在影視圈摸爬滾打,1983年出演了《疤面煞星》,我們在第一季第六集曾經提過《疤面煞星》,當時是Jesse的臺詞提到了這部電影。


    在《疤面煞星》中,馬克·馬格利斯:

    馬克·馬格利斯出演過的比較著名的電影還有《剃刀邊緣》、《漢尼拔》、《夢之安魂曲》、《摔跤王》等,比較知名的美劇有《法律與秩序》、《傲骨賢妻》,無奈都是不引人注意的配角。參演《絕命毒師》為他帶來了艾美獎和其他三個獎項一共四次最佳劇情類客串男演員提名。



    象征性轉場

    我們在第一季第六集的分析中講過“非技術性轉場”,在本集的37:00處,叮叮爺爺打翻帶毒卷餅之后,用手指著白老師,然后畫面切到Tuco的瞄準鏡,意義上都是瞄準,雖然場景沒有真正的切換,但是這種意義上的連接仿佛讓人覺得白老師就要挨槍子了。


    最后,白老師就如暗示的那樣,沒能逃過叮叮爺爺傳達的信息,Tuco還是暴怒了。嚴格意義上來說,這應該不算轉場,但是在情緒上有一個緩沖,然后從象征意義上對下一次情緒的上升做好鋪墊,不失為一個增強整體感,又能調節節奏的好方法。


    本集余音

    白老師怎么向家里交代?


    (你咋生活ni?咋向家里交代ni?)






    絕命毒師全集分析



    更新任性?? 轉賬隨意




    Copyright ? 華為手機價格交流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