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ua8wg"><strong id="ua8wg"></strong></nav>
  • 周永康官報私仇,商界奇才袁寶璟舊案浮出水面!

    背后秘密 2020-08-20 07:23:59


    感恩偉人,傳播紅色文化!感謝您的加入!

    央視新聞1月26日晚上發出一則新聞:周永康曾命黑老大照顧其子 暗助黑幫將對手“滅門”

    1964年12月,我們小分隊在滇西北找礦。小分隊一共8人,其中4名警衛戰士每人配備一支沖鋒槍。一天,出發前,一位納西族老鄉搭我們的車去維西。那天路上積雪很大,雪下的路面坑洼不平,車子行駛一段就會被雪塢住。我們不得不經常下來推車。就在我們又一次下車推車的時候,一群褐黃色的東西慢慢向我們靠近。我們正驚疑、猜測時,納西族老鄉急喊:“快、快趕緊上車,是一群狼?!彼緳C小王趕緊發動車,加大油門……但是很不幸,車輪只是在原地空轉,根本無法前進。這時狼群已靠近汽車……大家看得清清楚楚——8只狼,個個都象小牛犢似的,肚子吊得老高。戰士小吳抄起沖鋒槍,納西族老鄉一手奪下小吳的搶。比較沉著地高聲道:“不能開槍,槍一響,它們或鉆到車底下或鉆進樹林,狼群會把車胎咬壞,把我們圍起來,然后狼會嚎叫召集來更多的狼和我們拼命?!彼又f:“狼餓瘋了,它們是在找吃的,車上可有吃的?”我們幾乎同聲回答:“有?!薄澳蔷腿酉氯ソo它們吃?!崩相l像是下達命令。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當時腦子里一片空白,除了緊張,大腦似乎已經不會思考問題。聽老鄉這樣說,我們毫不猶豫,七手八腳把從麗江買的臘肉、火腿還有十分珍貴的鹿子干巴往下丟了一部分。狼群眼都紅了,興奮地大吼著撲向食物,大口的撕咬吞咽著,剛丟下去的東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老鄉繼續命令道:“再丟下去一些!”第二批大約50斤肉品又飛出了后車門,也就一袋煙的工夫,又被8只狼分食的干干凈凈。吃完后8只狼整齊地坐下,盯著后車門。這時,我們幾人各個屏氣息聲,緊張的手心里都是冷汗,甚至能夠清晰的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我們不知道能有什么辦法令我們從狼群中突圍出去??吹竭@樣的情形,老鄉又發話道:“還有嗎?一點不留地丟下,想保命就別心疼這些東西了!”此時,除了緊張、害怕還有羞憤……!作為戰士,我們是有責任保護好這些物資的,哪怕犧牲自己。但是現實情況是我們的車被塢到雪地里出不來,只能被困在車里。我們的子彈是極有限的,一旦有狼群被召喚來,我們會更加束手無策。我們幾人相互看了一眼,遲疑片刻,誰也沒有說什么,忍痛將車上所有的肉品,還有十幾包餅干全都甩下車去!8只狼又是一頓大嚼。吃完了肉,它們還試探性的嗅了嗅那十幾包餅干,但沒有吃。這時我清楚地看到狼的肚子已經滾圓,先前暴戾兇惡的目光變得溫順。其中一只狼圍著汽車轉了兩圈,其余7只狼沒動。片刻,那只狼帶著狼群朝樹林鉆去......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不一會兒,8只狼鉆出松林,嘴里叼著樹枝,分別放到汽車兩個后輪下面。我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些狼的意思是想用樹枝幫我們墊起輪胎,讓我們的車開出雪窩。我激動地大笑起來……哈……哈……剛笑了兩聲,另外一個戰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他怕這突兀的笑聲驚毛了狼。接著,8只狼一齊鉆到車底,但見汽車兩側積雪飛揚。我眼里滾動著淚花,大呼小王:“狼幫我們扒雪呢,趕快發動車,”車啟動了,但是沒走兩步,又打滑了。狼再次重復剛才的動作:“先往車輪下墊樹枝,然后扒雪……”。就這樣,每重復一次,汽車就前進一段,大約重復了十來次。最后一次,汽車順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接近了山頂。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這時,8只狼在車后一字排開坐著,其中一只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老鄉說:“靠前面的那只是頭狼,主意都是他出的?!蔽覀兗訕O了,一起給狼鼓掌,并用力地向它們揮手致意。但是這8只可愛的狼對我們的舉動并沒有什么反應,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們,然后,頭狼在前,其余隨后,緩緩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看完不忍思考:連兇猛的狼都懂得報恩,我們是否應該反思自身?自詡為“萬物靈長”的人類,我們是不是應當讓這個世界充滿愛??


    該文將12年前的東北大佬、商界奇才、曾有“北京李嘉誠”之稱的袁寶璟被滅門案挑明坐實。

    原文摘錄:

    “當年,劉漢曾被列為公安機關查處名單,隨后又從名單上消失。此后,劉漢通過資本運作迅速把產業擴充到外省、外國,建立了礦業帝國、資本帝國。這一切只因在2001年他攀上了一個“貴人”——周濱。

    彼時,周濱的父親周永康由四川省委書記調任公安部部長。

    在四川,周濱看上了一處風景區,點此查看精品小說:男子用老婆手機群發“我懷孕了”,收到的回復驚呆了!后因開發難度大放棄,劉漢知曉后,一個“賠本賺關系”的買賣開始計劃。而就在周濱在四川到處尋找項目時,已經調任北京的周永康親自打電話告訴劉漢,“要照顧好周濱”。

    在這一背景下,劉漢以近2000萬元的價格收購了這個僅價值幾百萬的旅游項目。至此,劉漢與周濱相識并進一步開展了諸如水電站開發等項目。

    而周濱幫助劉漢干的其中一件大事兒是將劉漢的競爭對手“滅門”。

    1994年到1997年,劉漢在期貨市場上炒作大豆、鋼材,成了億萬富翁。在此期間,劉漢與大連的老板袁寶璟結下了冤仇。袁的下屬,遼陽市公安局刑警隊原隊長汪興為了“教訓”劉漢,雇兇槍殺劉漢卻未能成功,隨后,袁氏兄弟被抓。

    2006年袁寶璟被判處死刑,同時被判處死刑的,還有袁寶琦、袁寶森,這三個人被立即執行死刑,另一個堂弟袁寶福被判死緩。按理說,買兇殺人,被殺的還是一個無惡不作的家伙,怎么會把兄弟三人都處死呢?

    因為劉漢與周濱交往密切,而周濱的父親周永康當時已升任中.央.政.治.局.委.員,公.安.部.長,所以劉漢才可以公權私用,官報私仇?!?/p>

    1964年12月,我們小分隊在滇西北找礦。小分隊一共8人,其中4名警衛戰士每人配備一支沖鋒槍。一天,出發前,一位納西族老鄉搭我們的車去維西。那天路上積雪很大,雪下的路面坑洼不平,車子行駛一段就會被雪塢住。我們不得不經常下來推車。就在我們又一次下車推車的時候,一群褐黃色的東西慢慢向我們靠近。我們正驚疑、猜測時,納西族老鄉急喊:“快、快趕緊上車,是一群狼?!彼緳C小王趕緊發動車,加大油門……但是很不幸,車輪只是在原地空轉,根本無法前進。這時狼群已靠近汽車……大家看得清清楚楚——8只狼,個個都象小牛犢似的,肚子吊得老高。戰士小吳抄起沖鋒槍,納西族老鄉一手奪下小吳的搶。比較沉著地高聲道:“不能開槍,槍一響,它們或鉆到車底下或鉆進樹林,狼群會把車胎咬壞,把我們圍起來,然后狼會嚎叫召集來更多的狼和我們拼命?!彼又f:“狼餓瘋了,它們是在找吃的,車上可有吃的?”我們幾乎同聲回答:“有?!薄澳蔷腿酉氯ソo它們吃?!崩相l像是下達命令。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當時腦子里一片空白,除了緊張,大腦似乎已經不會思考問題。聽老鄉這樣說,我們毫不猶豫,七手八腳把從麗江買的臘肉、火腿還有十分珍貴的鹿子干巴往下丟了一部分。狼群眼都紅了,興奮地大吼著撲向食物,大口的撕咬吞咽著,剛丟下去的東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老鄉繼續命令道:“再丟下去一些!”第二批大約50斤肉品又飛出了后車門,也就一袋煙的工夫,又被8只狼分食的干干凈凈。吃完后8只狼整齊地坐下,盯著后車門。這時,我們幾人各個屏氣息聲,緊張的手心里都是冷汗,甚至能夠清晰的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我們不知道能有什么辦法令我們從狼群中突圍出去??吹竭@樣的情形,老鄉又發話道:“還有嗎?一點不留地丟下,想保命就別心疼這些東西了!”此時,除了緊張、害怕還有羞憤……!作為戰士,我們是有責任保護好這些物資的,哪怕犧牲自己。但是現實情況是我們的車被塢到雪地里出不來,只能被困在車里。我們的子彈是極有限的,一旦有狼群被召喚來,我們會更加束手無策。我們幾人相互看了一眼,遲疑片刻,誰也沒有說什么,忍痛將車上所有的肉品,還有十幾包餅干全都甩下車去!8只狼又是一頓大嚼。吃完了肉,它們還試探性的嗅了嗅那十幾包餅干,但沒有吃。這時我清楚地看到狼的肚子已經滾圓,先前暴戾兇惡的目光變得溫順。其中一只狼圍著汽車轉了兩圈,其余7只狼沒動。片刻,那只狼帶著狼群朝樹林鉆去......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不一會兒,8只狼鉆出松林,嘴里叼著樹枝,分別放到汽車兩個后輪下面。我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些狼的意思是想用樹枝幫我們墊起輪胎,讓我們的車開出雪窩。我激動地大笑起來……哈……哈……剛笑了兩聲,另外一個戰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他怕這突兀的笑聲驚毛了狼。接著,8只狼一齊鉆到車底,但見汽車兩側積雪飛揚。我眼里滾動著淚花,大呼小王:“狼幫我們扒雪呢,趕快發動車,”車啟動了,但是沒走兩步,又打滑了。狼再次重復剛才的動作:“先往車輪下墊樹枝,然后扒雪……”。就這樣,每重復一次,汽車就前進一段,大約重復了十來次。最后一次,汽車順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接近了山頂。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這時,8只狼在車后一字排開坐著,其中一只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老鄉說:“靠前面的那只是頭狼,主意都是他出的?!蔽覀兗訕O了,一起給狼鼓掌,并用力地向它們揮手致意。但是這8只可愛的狼對我們的舉動并沒有什么反應,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們,然后,頭狼在前,其余隨后,緩緩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看完不忍思考:連兇猛的狼都懂得報恩,我們是否應該反思自身?自詡為“萬物靈長”的人類,我們是不是應當讓這個世界充滿愛??

    周永康作為十.八.大以來級別最高的落馬官員,浸淫公.安與政.法系統長達十年,多次在公開場合大談打.黑除惡,背后卻無形中充當著黑惡勢力的保護傘。其中最出名的莫過于四川的劉漢涉黑集團了。

    劉漢是四川有名的富豪,涉足房地產、礦產、建筑等多個領域,坐擁至少400億資產。

    1964年12月,我們小分隊在滇西北找礦。小分隊一共8人,其中4名警衛戰士每人配備一支沖鋒槍。一天,出發前,一位納西族老鄉搭我們的車去維西。那天路上積雪很大,雪下的路面坑洼不平,車子行駛一段就會被雪塢住。我們不得不經常下來推車。就在我們又一次下車推車的時候,一群褐黃色的東西慢慢向我們靠近。我們正驚疑、猜測時,納西族老鄉急喊:“快、快趕緊上車,是一群狼?!彼緳C小王趕緊發動車,加大油門……但是很不幸,車輪只是在原地空轉,根本無法前進。這時狼群已靠近汽車……大家看得清清楚楚——8只狼,個個都象小牛犢似的,肚子吊得老高。戰士小吳抄起沖鋒槍,納西族老鄉一手奪下小吳的搶。比較沉著地高聲道:“不能開槍,槍一響,它們或鉆到車底下或鉆進樹林,狼群會把車胎咬壞,把我們圍起來,然后狼會嚎叫召集來更多的狼和我們拼命?!彼又f:“狼餓瘋了,它們是在找吃的,車上可有吃的?”我們幾乎同聲回答:“有?!薄澳蔷腿酉氯ソo它們吃?!崩相l像是下達命令。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當時腦子里一片空白,除了緊張,大腦似乎已經不會思考問題。聽老鄉這樣說,我們毫不猶豫,七手八腳把從麗江買的臘肉、火腿還有十分珍貴的鹿子干巴往下丟了一部分。狼群眼都紅了,興奮地大吼著撲向食物,大口的撕咬吞咽著,剛丟下去的東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老鄉繼續命令道:“再丟下去一些!”第二批大約50斤肉品又飛出了后車門,也就一袋煙的工夫,又被8只狼分食的干干凈凈。吃完后8只狼整齊地坐下,盯著后車門。這時,我們幾人各個屏氣息聲,緊張的手心里都是冷汗,甚至能夠清晰的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我們不知道能有什么辦法令我們從狼群中突圍出去??吹竭@樣的情形,老鄉又發話道:“還有嗎?一點不留地丟下,想保命就別心疼這些東西了!”此時,除了緊張、害怕還有羞憤……!作為戰士,我們是有責任保護好這些物資的,哪怕犧牲自己。但是現實情況是我們的車被塢到雪地里出不來,只能被困在車里。我們的子彈是極有限的,一旦有狼群被召喚來,我們會更加束手無策。我們幾人相互看了一眼,遲疑片刻,誰也沒有說什么,忍痛將車上所有的肉品,還有十幾包餅干全都甩下車去!8只狼又是一頓大嚼。吃完了肉,它們還試探性的嗅了嗅那十幾包餅干,但沒有吃。這時我清楚地看到狼的肚子已經滾圓,先前暴戾兇惡的目光變得溫順。其中一只狼圍著汽車轉了兩圈,其余7只狼沒動。片刻,那只狼帶著狼群朝樹林鉆去......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不一會兒,8只狼鉆出松林,嘴里叼著樹枝,分別放到汽車兩個后輪下面。我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些狼的意思是想用樹枝幫我們墊起輪胎,讓我們的車開出雪窩。我激動地大笑起來……哈……哈……剛笑了兩聲,另外一個戰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他怕這突兀的笑聲驚毛了狼。接著,8只狼一齊鉆到車底,但見汽車兩側積雪飛揚。我眼里滾動著淚花,大呼小王:“狼幫我們扒雪呢,趕快發動車,”車啟動了,但是沒走兩步,又打滑了。狼再次重復剛才的動作:“先往車輪下墊樹枝,然后扒雪……”。就這樣,每重復一次,汽車就前進一段,大約重復了十來次。最后一次,汽車順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接近了山頂。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這時,8只狼在車后一字排開坐著,其中一只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老鄉說:“靠前面的那只是頭狼,主意都是他出的?!蔽覀兗訕O了,一起給狼鼓掌,并用力地向它們揮手致意。但是這8只可愛的狼對我們的舉動并沒有什么反應,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們,然后,頭狼在前,其余隨后,緩緩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看完不忍思考:連兇猛的狼都懂得報恩,我們是否應該反思自身?自詡為“萬物靈長”的人類,我們是不是應當讓這個世界充滿愛??

    競爭對手被滅門后,劉漢集團更加無法無天,在公開的資料上,這個團伙至少已經背了9條人命,重傷過15人。

    2014年2月,劉漢等36人涉嫌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及故意殺人等案件被提起公訴。2015年2月,經過最高人民法院核準,咸寧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對劉漢、劉維等5人執行死刑。

    1964年12月,我們小分隊在滇西北找礦。小分隊一共8人,其中4名警衛戰士每人配備一支沖鋒槍。一天,出發前,一位納西族老鄉搭我們的車去維西。那天路上積雪很大,雪下的路面坑洼不平,車子行駛一段就會被雪塢住。我們不得不經常下來推車。就在我們又一次下車推車的時候,一群褐黃色的東西慢慢向我們靠近。我們正驚疑、猜測時,納西族老鄉急喊:“快、快趕緊上車,是一群狼?!彼緳C小王趕緊發動車,加大油門……但是很不幸,車輪只是在原地空轉,根本無法前進。這時狼群已靠近汽車……大家看得清清楚楚——8只狼,個個都象小牛犢似的,肚子吊得老高。戰士小吳抄起沖鋒槍,納西族老鄉一手奪下小吳的搶。比較沉著地高聲道:“不能開槍,槍一響,它們或鉆到車底下或鉆進樹林,狼群會把車胎咬壞,把我們圍起來,然后狼會嚎叫召集來更多的狼和我們拼命?!彼又f:“狼餓瘋了,它們是在找吃的,車上可有吃的?”我們幾乎同聲回答:“有?!薄澳蔷腿酉氯ソo它們吃?!崩相l像是下達命令。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當時腦子里一片空白,除了緊張,大腦似乎已經不會思考問題。聽老鄉這樣說,我們毫不猶豫,七手八腳把從麗江買的臘肉、火腿還有十分珍貴的鹿子干巴往下丟了一部分。狼群眼都紅了,興奮地大吼著撲向食物,大口的撕咬吞咽著,剛丟下去的東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老鄉繼續命令道:“再丟下去一些!”第二批大約50斤肉品又飛出了后車門,也就一袋煙的工夫,又被8只狼分食的干干凈凈。吃完后8只狼整齊地坐下,盯著后車門。這時,我們幾人各個屏氣息聲,緊張的手心里都是冷汗,甚至能夠清晰的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我們不知道能有什么辦法令我們從狼群中突圍出去??吹竭@樣的情形,老鄉又發話道:“還有嗎?一點不留地丟下,想保命就別心疼這些東西了!”此時,除了緊張、害怕還有羞憤……!作為戰士,我們是有責任保護好這些物資的,哪怕犧牲自己。但是現實情況是我們的車被塢到雪地里出不來,只能被困在車里。我們的子彈是極有限的,一旦有狼群被召喚來,我們會更加束手無策。我們幾人相互看了一眼,遲疑片刻,誰也沒有說什么,忍痛將車上所有的肉品,還有十幾包餅干全都甩下車去!8只狼又是一頓大嚼。吃完了肉,它們還試探性的嗅了嗅那十幾包餅干,但沒有吃。這時我清楚地看到狼的肚子已經滾圓,先前暴戾兇惡的目光變得溫順。其中一只狼圍著汽車轉了兩圈,其余7只狼沒動。片刻,那只狼帶著狼群朝樹林鉆去......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不一會兒,8只狼鉆出松林,嘴里叼著樹枝,分別放到汽車兩個后輪下面。我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些狼的意思是想用樹枝幫我們墊起輪胎,讓我們的車開出雪窩。我激動地大笑起來……哈……哈……剛笑了兩聲,另外一個戰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他怕這突兀的笑聲驚毛了狼。接著,8只狼一齊鉆到車底,但見汽車兩側積雪飛揚。我眼里滾動著淚花,大呼小王:“狼幫我們扒雪呢,趕快發動車,”車啟動了,但是沒走兩步,又打滑了。狼再次重復剛才的動作:“先往車輪下墊樹枝,然后扒雪……”。就這樣,每重復一次,汽車就前進一段,大約重復了十來次。最后一次,汽車順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接近了山頂。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這時,8只狼在車后一字排開坐著,其中一只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老鄉說:“靠前面的那只是頭狼,主意都是他出的?!蔽覀兗訕O了,一起給狼鼓掌,并用力地向它們揮手致意。但是這8只可愛的狼對我們的舉動并沒有什么反應,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們,然后,頭狼在前,其余隨后,緩緩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看完不忍思考:連兇猛的狼都懂得報恩,我們是否應該反思自身?自詡為“萬物靈長”的人類,我們是不是應當讓這個世界充滿愛??

    (歡迎關注微信公眾號:云堂說,ID:yuntangshuo)


    延伸閱讀:

    商界奇才袁寶璟雇兇殺人案始末

    一個曾是刑警隊長英雄警察,被遼陽人民稱為遼陽“亨特”;一個曾是揚名中外的億萬富翁,被稱為中國的“商業奇才”。他們曾是互相傾慕的好朋友,直至有一天,警察羨慕起大款生活,瘋狂地辭去職務傍大款,甚至不惜充當大款的“殺手”,然而,他做夢也沒有想到,他的這位朋友大款卻殘忍地雇兇把他殺害了……于是,這起震驚中外的億萬富翁雇兇殺人案,經過兩年多的艱難調查取證,于2005年1月13日,在遼寧省遼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宣判。以故意殺人罪,判處被告人袁寶璟等四兄弟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2005年10月14日,就在這位高智商的人“頭枕陰陽界、腳踩鬼門關”的臨刑前夜,突然又爆出了驚天的神話—要向國家捐贈天文數字495億元人民幣,以及檢舉某省常委、政法委書記的經濟犯罪和涉黑問題,繼而,他的命運便戲劇性地發生了變化,被暫時叫停,“刀下留人”。

    直至2006年3月17日,袁寶璟被正式執行死刑,盡管是一波三折、起伏跌宕,也只花費了3年6個月。無疑,時間更是一條河,一條流在人們記憶里的河,一條生命的河。這條河是怎樣開始流淌的?又是怎樣流淌過去的?

    歷史回旋決定命運

    28年前的1985年夏天,如果沒有普通列車這個載體,如果那輛普通列車不是開往北京,袁寶璟和汪興,這兩個志趣、愛好、性格截然不同的人,沒有坐上同一列火車,同一節車廂,那么,他們的命運,今天該將是什么樣子呢?會不會就像那兩道永遠不交叉的鋼軌呢?

    但是,歷史拒絕如果。前進的列車永遠也不會停頓下來。

    不可否認的是,也正是1985年那個普通夏天,成了袁寶璟與汪興生命中,最不普通的第一個轉折點。

    汪興是父母的獨生子,1958年12月27日,出生在古城遼陽。1976年下鄉,1978年考入大連警官學校,1981年畢業,在遼陽市刑警隊當警察,由于刻苦鉆研、智勇雙全,很快就成長為遼陽警方的骨干??梢哉f他為古城的安寧,身經百戰、屢建奇功,破獲了百起以上大案要案。什么“智破燈塔槍庫被盜案”、“一家三口滅門慘遭殺害血案”等等。當然,最值得稱道的還是歹徒持槍敲詐勒索案,他曾英雄虎膽在深夜的荒郊野外,化裝成那位被勒索老人,赤手空拳與持槍歹徒搏斗,并制服了持槍歹徒,榮立了二等功。從而廣播有聲、報上有名,被遼陽人民譽為“遼陽亨特”,隨后被提拔為遼陽市公安局刑警支隊專案隊長。因此,他1985年27歲時,再一次受到組織關愛,作為優秀刑警被送到北京公安大學帶職培訓兩年。

    就在那天進京的路上,汪興與袁寶璟這兩個年輕的生命相遇了。

    如果沒有這次相遇,他們至今可能還是兩股道上跑的車。那時,袁寶璟還是個沒邁進大學門檻的窮學生,對穿著警服,很有英武之氣的汪興非常羨慕,曾主動熱情地幫他安放行李。說心里話,汪興當時對這位獻殷勤的人,并不看好,還出于職業習慣,有幾分警惕。然而,伴隨著他們談話的不斷深入,他才漸漸地感覺對方談吐不凡,志向遠大。

    在聊天中,汪興知道袁寶璟1966年2月16日出生在遼陽市的一個貧窮家庭。家中兄妹五人,他排行老三。也許窮則思變,他從小就渴望擺脫困苦發家致富;也許苦出身的孩子,求學就是想考上北京的大學改變命運。因此,他1983年在遼陽高中畢業時,高考志愿填寫得非常明確:考進北京的高校。然而命運卻與他開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玩笑——他過了高考錄取分數線,可進不了北京,于是,他便潛下心來又補習兩年,這對一個窮孩子來說,需要的不僅僅是勇氣。結果1985年,他如愿以償地考入了中國政法大學。

    在北京期間,他們除了經常通電話,汪興還經常去看比他小8歲的袁寶璟,而每次去心里都很感動,因為他親眼目睹了袁寶璟為了掙出生活費,放棄了所有的娛樂,一邊掙錢一邊學習。他給教授抄書稿,每萬字2塊錢;給公司寫信封,每千個5塊錢;為了拿到每天兩毛錢的伙食補貼,他還是不間斷地參加學校體育運動隊……特別值得一提的是他竟用掙來的錢,買了一輛舊三輪車,和外地民工“搶飯吃”。幾年間,數不清有多少油鹽醬醋、煙酒糖茶通過他的三輪車,流進了京城大小胡同的雜貨店……一位袁寶璟的大學同學也曾向記者證實:袁寶璟的家窮是窮點,可決不像他后來描述的那么慘。倒是他挺有經濟頭腦,每逢圣誕、元旦等節日時,他都喜歡在學校賣點賀年卡和明信片;每年放假回校,他總是帶回點家鄉特產在學校賣,“賺回了回家的火車票錢”。汪興感動之余,有空時也幫他做“生意”。

    神秘崛起一鳴驚人

    1987年,當汪興培訓結束,按部就班地回到古城遼陽時,袁寶璟早已超越了“邊學習邊掙生活費”的初級階段,竟破天荒地考慮起怎樣能夠留在北京了。因為在他眼里北京不僅是政治、經濟、文化中心,是改革開放的總指揮部,還是人生最廣闊的舞臺,就連空氣都充滿了貴族氣息。他在這里似乎已經感覺到把手一伸,就能摸到天,把腳步一邁,就能一步登天了。

    為此,他干了三件令同學們眼花繚亂、且又不得不心服口服的大事。

    首先,他這個長相氣質很少會引起注意的人,用他那手漂亮的毛筆字,混到學校學生會宣傳部工作后,引起了同學關注。同時把自己讀書多、腦子快、說話能侃,且又富有東北人敢冒險,膽子大的特點,一一展示出來,并發揮到極致。于是,他曾像塊“磁場”一樣,把一位性格內向、容貌一般、家在北京的女同學吸引住了。她就是成為袁寶璟第一任妻子的宋海云?,F在說直白點,他當初選擇宋海云,就是為了留在北京。

    在此基礎上,他又實施了第二個目標——把眼光投向了社會,科技公司,以及離財富最近的銀行。并向那些神圣的“目標”遞送出一份份“自我推薦表”。他這種在京城推銷自己的做法,無疑超越大多數同齡人,是非常精明之舉。結果,功夫不負有心人,他畢業后只在校學生處虛晃一槍,便如愿地進入北京中國建設銀行工會做文宣工作,端起了一個令世人羨慕的“金飯碗”。

    然而,他又很快發現“金飯碗”里的那點“薪水”,是杯水車薪的“溫飽工程”,早已落伍了!為此在1992年,他又勇敢地邁出了第三步,毅然地辭去了“來之不易”的銀行工作,在懷柔注冊了建昊實業發展公司。并能在資金不足又乏門路的情況下,將目光瞄準了大專院校和科研院所的大量科研成果。他堅信那些經過論證和鑒定后就束之高閣、沉睡不醒的科研成果中,埋藏著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寶藏。等待著人們去喚醒。于是,他像苦行僧又像推銷員,邁開雙腳一家家地敲企業的門。并很快“獨具慧眼”地相中了“小黑麥”的項目,他認為這個能夠將種子基因進行排序的基因工程,遠遠高過于現在熱門的克隆技術。為此,他把多方籌得的20萬元傾囊而出,買下了優質“小黑麥”專利。并決心將之實現產業化。其實,產業化只是文明的稱呼,他當時就是租地賣種子,去當汗流浹背的農民。半年后麥子成熟,由于麥種珍貴,很快地占領了全國市場,袁寶景掘出第一桶金——獲利200多萬元。這就是他所做第一個實業項目,也是我們能夠看到的最后真實數據。此后,建昊實業的資金鏈就開始充滿了傳奇色彩。

    論理,此時他手握資金不算雄厚,可他卻敢打破常規,獨辟蹊徑,斷然決定:建昊參股收購一些他所看好,卻要倒閉的企業——并以“51控制49+融資再循環”的公式,打出了一張張出奇制勝牌:1994年初,他以收購條件相當寬松的510萬元資金,獲得海爾生物制品有限公司51%的股權。對剩下的49%股權,他又精明地和其他股東簽了一個“股權回購合同”,承諾在一定的年限內,按同樣的價格買過來。這樣,他就擁有了這家資產估價1000萬元的企業的全部產權。隨即他又將其抵押給銀行,貸到1000萬元,再用這1000萬元,買到了一家資產評估為1900萬元的懷柔溫陽制藥廠51%的股份。而后,再以溫陽制藥廠股權抵押借款,進行下一步的運作。這種高風險杠桿的連環運作,使他就像一個高超的雜技運動員,連續做出了一個個高難度動作,獲得了一陣陣掌聲;也使建昊實業資產瞞天過海,用障眼法迅速增值。以此類推,建昊實業一口氣在懷柔收購了13家這樣的企業。1996年秋,建昊集團終于將總部移至北京,此時,他賬面上的資產總額已高達30億元,負債率11%,擁有的子公司和下屬企業達60多個。這就是袁寶璟30億元資產之說的出處。

    這時,袁寶璟才倒出手來,先以1億元資金收購了比特科技60%的股權,1997年通過重組,引入生物制藥概念,抬高估價后出手轉讓,業界估測,他這筆交易至少賺到5000萬元。但此后風起云涌的資本市場上,再難見到袁寶璟公開出現的身影兒。

    事實上,關于袁寶璟早期發跡還有一種說法,那就是后來汪興檢舉揭發的:1996年袁寶璟通過賄賂家鄉——遼陽化纖公司的正副三位總經理,挪用國家撥給遼化的二期工程建設款——人民幣16億元左右,分三四次陸續挪用到北京市東華證卷營業部他的賬戶上,以及其父袁敬民的賬戶,挪用時間長達兩年之久。換句話說,他就在此期間,仰仗“遼化的錢”,“財大氣粗”地玩起“空手道”,搞了假收購“鄭百文股票”,肆意操縱股市,點此查看精品小說:男子用老婆手機群發“我懷孕了”,收到的回復驚呆了!使他的資金翻了幾番,達到30億元的。我個人更傾向袁寶璟發家史的第二種說法。

    于是,建昊集團一路躥紅,袁寶璟名聲遠播:收購大王、商業奇才、北京的“李嘉誠”……他32歲時,獲得世界傳媒集團舉辦的“世界創業者大獎”,為我國獲此獎項的第一人。

    舍警投靠充當“殺手”

    1992年初春,不知是初春帶來的萌動,還是受到袁寶璟的影響,一直與他保持熱線聯系的汪興,每次與他通完電話,都興奮得睡不著覺:同樣一趟去北京的車,同樣都去學法律,又同樣經歷了短短7年,袁寶璟神奇地成為北京的億萬富翁,而他盡管當了刑警隊長,充其量還是個小警察。按社會衡量男人的標準,他要錢沒錢,要車沒車,要女人有了,可活得并不滋潤。他的心里也開始強烈不平衡了。特別是有一次袁寶璟在電話里鼓動,炒股可以一夜成百萬富翁,商機轉眼即失!汪興再也按捺不住了,頂著強烈的社會輿論毅然辭職,義無反顧地帶著發財夢到北京,投靠“炒股大鱷”袁寶璟。

    當然,汪興當時辭職,還有另外一個重要原因——在辦案過程中,認識了現在比他小4歲的妻子付曉春。付曉春當時是銀行白領,前夫因為詐騙被判17年徒刑,家產全部被查封,她與女兒被趕出家門。也許這個柔弱女子沉靜的美打動了他;也許這孤兒寡母寄人籬下無助的模樣,撥動了他的同情心;也許他的婚姻并不幸?!鳛閺娬?,不希望妻子拋頭露面,而前妻偏偏喜歡社交活動、且能力挺強,兩人在一起常常針尖對麥芒。反正在那時,他沒有拿付曉春當犯人家屬看待,還幫她母親到醫院治病,幫她孩子聯系上學學校,甚至拿出一些錢,幫她買下單位分的房子,這些都使付曉春發自肺腑地感動。于是,1992年付曉春與監獄丈夫離婚后,兩人就開始同居。試想一下,一個靠工資吃飯的小警察,要養活兩個家,那顯然是力不從心的。

    然而,當汪興來到北京,先幫袁寶璟賣過中國建設銀行發行的“電力債券”580萬元,更加堅信自己能行。為此,他自己在證券公司開了戶。開始時還好,他非常謹慎地泡在證券公司里,足足觀察了一個月,才有勇氣拿出兩萬元“投石問路”,可他萬萬沒有想到,這筆他人生中最大的賭注,竟在不到20天里賺了5000多元。比他半年工資還高!繼而,他又不失時機地小試牛刀,也都小有收獲,為此,他有些飄飄然了。誰知他被股市風云剛剛托起來,還沒有領略無限風光,又很快被摔下去——他最看好的股票突然一跌再跌,論理股民們碰上“黑色星期五”,在前景尚不明朗時,應該冷靜地隔岸觀火??赏稒C心極強的汪興,豈能經受住這種大起大落的考驗——于是,他也伴隨著股市的波動顛簸起來,今天買明天賣地窮折騰,很快把那點本錢折騰得不到一萬元了。他在人財兩空、回天無力的大背景下,自然無顏回遼陽見江東父老,不得不投奔袁寶景,想混出個“人模狗樣”來。而此時,袁寶璟并沒有看重朋友情誼,而是按市場行為,發配他到深圳去創業,任南方建昊公司品牌經理。他就是這樣頂著好聽的名聲,只身一人,來到了人地生疏的深圳,自然倍感冷落,渾身勁兒使不上。他覺得袁寶璟不夠朋友。

    然而,時間到了1996年,也許老虎也有打盹的時候,也許股市上沒有常勝將軍,反正,袁寶璟遭遇了一次刻骨銘心的失敗。雖然到現在為止,外界尚不知其具體損失額,但據稱應在1億元到2億元之間。大概這種失敗,必須啞巴吃黃連——內幕一旦付諸法律暴露在陽光下,那冰雕雪筑的資產帝國承受不起這樣的代價。為此,袁寶璟把滿肚子的窩火的“財富仇”,都暗暗地掛到了昔日朋友——另一位“期貨梟雄”,四川“教父”級人物劉漢身上。

    劉漢

    然而,他深深地知道這樣一位在2003年“中國百富榜”排名第61位的對手,如果不快刀斬亂麻、不動用鐵的手腕,將會后患無窮。

    于是,他挖空心思地在遼陽老家找到一位“黑幫朋友”,當地人們稱之為“黑社會老大”的楊忠學,他與楊忠學密謀后,1996年9月楊忠學指使李海洋、孫利到四川省成都市尋找劉漢,并發出射殺令:“見到劉漢就用槍打他,打死、打殘都行!”3個月后,楊忠學為李海洋、孫利提供了一支手槍及3萬元人民幣。1997年1月底,三人先后趕到成都市,楊忠學把劉漢的體貌特征、所乘車型牌號、告訴了李、孫二人。2月1日21時,李海洋看見劉漢的車,停在廣漢某賓館門前,便回到租房處取來手槍,對準劉漢連開兩槍。據漢龍集團的員工私下傳,當時是劉漢的保鏢“替他擋了子彈”,劉漢才幸免于難,李海洋隨即逃離現場……在此之后,楊忠學被判死緩,李海洋被判無期徒刑。在遼陽市中級人民法院的一審判決書中,對此事的原因描述為“楊忠學懷疑四川省漢龍集團總經理劉漢,在期貨交易中欺騙其好友袁某,便指使李海洋攜槍潛入成都報復劉漢”。

    事實上,現在看來楊忠學、李海洋,只不過是“替死鬼”,因為在他們詢問筆錄里,都根本不認識劉漢,顯然,袁寶璟才是真正的罪魁禍首。論理,他這次逃脫了法網實屬萬幸,應該懸崖勒馬,可他偏偏是個做事一不做,二不休的人。

    于是,他第二次暗殺行動想到了汪興。

    于是,1997年初,汪興伙同楊忠學再一次潛入四川,實施殺害劉漢的計劃。結果他在成都呆了一個星期左右,愣是沒有找到劉漢。最后袁寶璟不得不給他打來電話:“你回來吧,我們的期貨輸了,這口惡氣早晚得出?!边@樣汪興回到北京后,大概屬于沒有經受住考驗的吧,自然不會被重用,而被派到北京懷柔一家藥廠當副廠長。

    關于先后兩次殺劉漢社會上流傳兩種說法:一種是袁寶璟后來在法庭上說的,第二次殺人是汪興主動請纓,表示愿意幫助袁寶璟收拾攔路虎;一種是汪興愛人告訴記者:汪興在深圳當品牌經理,一天袁寶璟來電話,聽到指令后,他情緒不高說了一句:“好事不找我,犯法的事找我!”當天晚上,他便急匆匆去了北京。

    麻稈打狼兩頭害怕

    1997年秋天,汪興與袁寶璟“掰”了。社會上也有兩種說法,用汪興的話說,他屢屢遭受不公平待遇還不算,萬萬沒有想到袁寶璟得知楊忠學落網后,立即把他出賣給“殺手”四毛子,想利用四毛子的手殺他。他感到生命危險,才離開袁寶景的。而用袁寶璟的話說,他與同事關系處理的不好,并提出了種種要求,而袁寶璟沒有理睬,汪興心存不滿才離開公司的。反正,他從北京灰溜溜回來后,另起“爐灶”開起了一家小茶莊,干了五六年連臺車都沒有混上,他覺得就很掉價。為此,他內心非??释瑢毉Z,不看僧面看佛面,就憑他當初頂著社會壓力,脫掉了警服,摘下大蓋帽,抱著強烈的發財夢投奔袁寶景這一條,也應該給予他一些支持,一些補償。為此,他曾自以為當過警察,完全有能力擺平這件事。換句話說他只要略施手段,恐嚇恐嚇對方,對方就得乖乖就范。

    然而,他失算了,他應該知道,袁寶璟是從社會最底層刀尖上滾過來的,什么陣勢沒有見過?況且,他此時不僅事業上如日中天,生活上也“去舊迎新”,1990年與前妻離婚后,1999年與中央民族大學教授、藏族知名的舞蹈藝術家卓瑪結為夫妻。

    就這樣,從1998年到2001年,在長達3年的時間里,盡管汪興電話不斷,可他認為:他的身份、地位,絕對不能容忍一個無賴的欺詐,根本不答理他。這時汪興才清醒地認識到:他這個普通的小商人,與財大氣粗的中國億萬富翁斗,就像堂吉訶德一樣荒唐可笑。使他不得不使出“殺手锏”,明確地告訴他:如果再不“有所表示”,別怪我不講義氣舉報了。

    而按袁寶璟說法,他此時非常憤怒,他覺得對汪興不薄,已經先后給他七八十萬,沒有想到這個家伙貪心不足、反過來進行敲詐勒索,并在他善意的冷處理面前,反而多次以炸彈炸斷腿、綁架兒子、大卡車撞小轎車、寫舉報信等方式,對他人身安全威脅逐步升級。

    袁寶璟說大約在2001年上半年,當他發現家樓下經常有四五個東北人轉悠,他認為汪興跟他玩真的了,再加上那些南方口音的人打來電話,張口不是我們老大要你準備500萬美金,就是閉口咱哥們要1000萬人民幣,如果你要報警,就滅你們全家。他才感覺不妙,并曾向北京市公安局東城分局報過警……然而,面對這么一個對公司內幕了如指掌,且當過警察的對手,盡管他口風很硬,心里也非常害怕。遠的不說,就憑他曾指使汪興買兇殺人,這一條抖落出來就要他的命了。況且那恐嚇敲詐電話不斷加碼,點此查看精品小說:男子用老婆手機群發“我懷孕了”,收到的回復驚呆了!說袁寶璟偷稅漏稅,挪用16億元公款,還說你想打我黑槍,我可以通過武警正常打死你!話語越來越恐怖,袁寶璟在筆錄中承認精神也要崩潰了——只要汪興活著,將是永遠擺脫不掉的陰影。于是,為了袁氏“家族利益”,他找來二哥袁寶琦,說汪興又打來電話了!袁寶琦說:這個王八犢子,太不夠意思了!就是欠收拾!你放心,我來安排辦了他!于是,兩個人密謀后,袁寶琦提出需要30萬,用于滅了汪興。袁寶璟告訴二哥小心點。于是,一場謀殺伴隨著袁寶琦潛回遼陽,親自授意兩個堂兄,便圍繞著汪興,神不知鬼不覺地展開了。

    2001年的一天初秋夜晚,已經11點多了,汪興正躺在家里,就聽見一陣急促的按門鈴聲,他還沒來得及問是誰,下邊就高叫:“汪興你下來!”他畢竟當過刑警隊長,不敢貿然搭腔,吩咐妻子馬上報警。誰知等公安局來后,那個家伙已經跑了。繼而,汪興躲到農村遠親家。

    這時,汪興作為有經驗的“獵手”,已經感覺到那個項莊舞劍、意在沛公!他隱隱約約感到要他命的人終于來了。2001年11月15日晚上6點多鐘,北方的天已經全黑了,他被一個熟人電話約出來,他正邊走邊接電話,突然在馬路旁一個瘦高身材的黑影兒,從后邊竄上來,就左一刀右一刀拼命扎他,他意識到不好,便一邊用手去擋,一邊拼命喊救命,并倒在地上向出租車晃動100元鈔票,最后被出租車送到急救中心。那個家伙也乘亂向東跑了。

    經醫院檢查:他被扎11刀,第一刀扎在后背直入肝臟、造成肝臟大面積出血;左前胸一刀,未及心臟;右肩一刀;左腹部一刀,大腸外露;左大腿兩刀,其中一刀將腓總神經扎斷;其余都在兩臂處。他到醫院后失血性休克。因為送的及時,從死亡線上搶救過來。住了一個多月院后,才拖著一條瘸腿出院的。

    他再一次躲到鞍山一位遠房哥哥家,名義上是休養。實際上已經秘密地進行了長達9個月的大量排查,先后排除了黑社會、后妻丈夫出獄報復等,最后把目標鎖定袁寶璟。那一刻,連他自己脖子都冒涼風了。為此,他在沒有退路的情況下,不得不一方面繼續打電話,展開攻心戰,表示自己是強者不屈服。另一方面他已經感到危險臨近了,并于2002年8月23日,別無選擇地走進了公安機關舉報了袁寶璟。一共舉報四件大事,一是1966年袁寶璟利用錢權交易、挪用國家撥給遼化公司的二期工程建設款16億元人民幣,投入到北京市京華證券營業部袁寶璟的賬戶上,挪用時間長達2年之久;二是指使楊忠學到四川廣漢槍擊劉漢;三是袁寶璟私自偽造國庫券大額存單;四是因為他掌握袁寶璟許多犯罪事實,要警惕他要買兇實施滅口。

    果然,在2003年10月4日深夜,古城遼陽張燈結彩,喧嘩不斷,人們仍沉浸在國慶節的歡樂中。那天汪興6點鐘來到回回營麻將館,玩到11點左右,便開自己的桑塔納回家。這時,他沒有意識到兩個躲在黑暗角落里,攜帶雙筒獵槍的黑影兒,看到他出來后,已經迅速地抄近路來到他家等候。

    大約11點30分左右,汪興下車后,剛來到門前按門鈴,說時遲、那時快,那個躲在暗處的瘦高個兒端起雙筒獵槍,直沖了過去朝汪興連連扣動扳機。驚恐的付曉春跌跌撞撞跑到樓外,發現丈夫倒在離電子門三米遠的地上,身上留下一條長長的血跡,四處已經沒有人的蹤影兒。大約5分鐘后,110警車趕到了現場。經過警察現場勘查以及法醫檢驗,認定死者為汪興,左前胸部遭獵槍擊中致左腋動、靜脈斷裂,造成急性失血性死亡。槍支種類初步推斷為雙筒獵槍。

    生生死死塵埃落定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就在汪興被殺死的50天后,2003年11月24日,袁寶璟、袁寶琦、袁寶森先后在遼陽、南寧、北京落網。2004年9月9日,遼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有關規定,以故意殺人罪判處被告人袁寶璟、袁寶琦、袁寶森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以故意殺人罪,判處被告人袁寶福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一審判決宣告后,四被告人均表示要上訴。而原告也感覺人財兩空、堅決不服,表示要上訴。但是,在人們心里這起案件已經塵埃落定了。

    然而,誰也沒有想到,這時不該出現的奇跡,還是奇跡般地出現了——2005年10月14日8點,就在袁寶璟“頭枕陰陽界、腳踏鬼門關”臨刑前的最后時刻,那聲應該響起的槍聲沒有響,隨之,他被司法部門宣布:緊急暫緩執行死刑。繼而,從監獄里傳出了這位善于斂財、善于制造懸念、善于一鳴驚人的“商界奇才”,通過遙控律師與妻子兩個傳聲筒,制造出了兩條令世界吃驚的特大新聞——他不僅檢舉揭發了一位省部級高官涉黑,而更驚動世界的是:10月12日17時19分,他在律師的幫助下,親手書寫了一份長達3頁的《捐贈書》。他在捐贈書中提到,他通過香港一家公司,控股了位于印度尼西亞某島上的一處油田,占有其中40%的股份。有人按10月12日的世界原油市場價格計算,他所占股份價值超過2520億元,他將495億元捐贈國家。袁寶景換句話說,他的財產已經不是人們相信的33億元、37億元、66億元,而僅在印尼一處就超過2520億元。他也不是僅僅捐贈兩所西藏小學,不是拿出1000萬元現金,設置了“中國大學生跨世紀發展基金·建昊獎學金”,而是一下捐贈國家495個億。而他律師劉家眾證實,他見到了袁寶景持有油田股份的全套商務文件,袁寶景授權他代為捐贈,并為了順利實現這次捐贈,袁寶景還讓他的妻子——夫妻財產的共同所有人——卓瑪也簽署了一份同意捐贈書。10月14日,卓瑪在會見完袁寶景后,立即回到北京,在第一時間落實這份捐贈。10月15日,國家某部委一名辦公廳主任會見了卓瑪,在表示愿意代表國家接受捐贈后,反復問卓瑪有什么要求,卓瑪說,除了接受這份捐贈,沒有任何別的要求。此前卓瑪曾對媒體表示,袁寶景是出于國家能源安全角度才有此“遺愿”的。劉家眾說,他也向遼寧省高院遞交了捐贈書復印件。他認為如果審核確實,就符合重大立功表現的法律依據,他的當事人應該獲得從輕判決。于是,這條驚人的消息在網上、報紙上不脛而走,頓時被炒翻了天,有人說在生死攸關的時刻,袁寶景才露出富可敵國的隱形財產2520億,而他財產的惟一繼承人卓瑪,也肯定是世界第一女富翁,甚至熱心的人們連他們該交多少稅,都計算得清清楚楚的了。

    然而,就在輿論的推波助瀾下,人們胃口越吊越高,在社會上越傳越神,甚至推斷他這么大貢獻,肯定能擺平“法律”,富有創造性的袁寶景,又要伴隨一個新奇跡,馬上要起死回生了!可殘酷的現實,再一次與人們開了一個殘酷的大玩笑。2006年3月17日上午,遼寧省遼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召開公判大會,宣布了遼寧省高院以故意殺人罪判處被告人袁寶璟、袁寶琦、袁寶森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的刑事裁定和執行死刑的命令;以故意殺人罪,判處被告人袁寶景福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的刑事裁定。袁寶景雇兇殺人一案經遼寧省遼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審理后,遼寧省高院經審理認定原判定罪準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終審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繼而人們在電視上,在報紙上,看到這樣一幅畫面:袁寶璟身穿白色運動服,還戴了一條潔白的哈達,一臉微笑地走入法庭和家屬打招呼??僧敺ü傩?,“袁寶璟、袁寶琦、袁寶森三人立即押赴刑場注射死刑”時,袁寶璟卻大喊:“我不服,我要檢舉!”而他的妻子卓瑪則痛哭失聲。上午8時20分,袁寶璟兄弟三人被法警押赴刑場。10時45分,執行完注射死刑后的三兄弟尸體,被送到遼陽市殯儀館火化。在殯儀館院內,卓瑪用一條白色的哈達把袁寶璟的骨灰盒包好,與袁家在遼陽的親屬們道別。隨后,卓瑪乘一輛“京A”牌照的奧迪車離去。

    袁寶璟、袁寶琦、袁寶森三人押赴刑場注射死刑,這起震驚中外的大案落下了沉重的帷幕。

    附:

    遼寧遼陽籍億萬富翁、北京建昊集團董事長袁寶璟因雇兇殺人終審被判處死刑。2006年3月17日上午,袁寶璟在遼陽市被采取注射方法執行了死刑。圖為袁寶璟在法庭上,脖子上圍的白色哈達為其妻子卓瑪所系。

    與袁寶璟同一天被執行死刑的還有其哥哥袁寶琦、堂兄袁寶森,袁寶璟另一堂兄弟袁寶福則被判處死刑,緩期2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至此,這一備受社會關注的億萬富翁雇兇殺人一案終于塵埃落定。圖為袁寶璟在法庭上。

    1966年出生的袁寶璟1989年從中國政法大學畢業后在北京一家銀行工作。1992年他在北京懷柔注冊了北京建昊實業發展公司,啟動資金只有20萬元,不久袁獲利翻倍。圖為袁寶璟舊照。

    隨后袁寶璟轉向股票、債券市場,取得巨大收益后又離開股票市場,隨后以資本運作的方式“吞”下60多家企業,成為“商業奇才”,到1996年左右其資產就已經達到30多億元。圖為袁寶璟舊照。

    法院審理查明,1996年秋天,袁寶璟、袁寶琦與被害人汪興在北京碰頭,袁寶璟提出在四川成都炒期貨時,他損失9000余萬元,懷疑是四川商人劉漢與證券交易所修改規則所致。汪興便提出安排人去打劉漢,得到袁寶璟的認可。爾后,由袁寶璟出資16萬元讓袁寶琦交給汪興。圖為提審袁寶璟。

    1997年,受袁寶璟等人指使的“殺手”槍殺劉漢未果。1997年以來,汪興多次向袁寶璟借錢未果,便開始以打電話、寫信要舉報袁寶璟的違法犯罪事實相威脅,引起袁寶璟的極大不滿,并產生了殺死汪興的想法。袁寶璟在向哥哥袁寶琦說了想法后,得到支持。圖為袁寶璟提審畫押。

    2003年10月4日晚,受袁寶琦具體指使的袁寶福與袁寶森攜帶獵槍到汪家附近等候,在汪興開門進樓時,袁寶森持槍近距離對汪連開二槍,將其當場打死。圖為袁寶璟被刑警押解上刑場。

    袁寶璟雇兇殺人一案經遼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公開審理后于去年1月13日公開宣判,袁寶璟、袁寶琦、袁寶森被判處死刑,袁寶福被判處死緩。圖為袁寶璟之妻卓瑪面對媒體記者用手遮臉。

    一審宣判后,袁寶璟及同案的另外三名被告人均表示不服提出上訴。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上訴人袁寶璟等人的行為均已構成故意殺人罪,均應依法懲處,原判決定罪準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圖為袁寶璟之妻卓瑪展示袁寶璟舊照。

    這才是林.彪真正死因不要被騙

    Copyright ? 華為手機價格交流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