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ua8wg"><strong id="ua8wg"></strong></nav>
  • (總第158篇)【經典小說連載】六(大秦帝國之縱橫)

    信仰de天空 2020-09-23 16:04:27

    六、秋霧迷離的張氏陵園

    秋風乍起,涑水河谷滿目蒼黃,幽靜蕭瑟。

    自從魏國遷都大梁,這道安邑郊野的狩獵河谷便年復一年的冷清了。王公貴族與豪富巨商,都隨著王室南下大梁了,安邑的繁華富庶竟象夢幻般消失了。秦國奪回了河西高地,占據了河東的離石要塞,安邑沒有了北大門,也失去了大河天險;趙國占據了上黨山地,安邑的東北面也完全敞開了。倏忽之間,這座昔日的天下第一都城,竟成了一個四面狼煙的邊塞孤堡!人口大減,商旅止步,涑水河谷中星羅棋布的狩獵山莊,也成了蛛網塵封狐兔出沒的座座廢墟。每當明月高懸,河谷里的虎嘯猿啼便隨著習習谷風遠遠傳開,即便是獵戶世家,也不敢在夜間踏入這道河谷。

    就在這樣的月夜,河谷深處的松林里卻亮著一盞燈火。林間小道上,一個纖細的身影正向著燈火走來。漸行漸近,松林中的一座大墓與墓旁的一座茅屋已經清晰可見。

    ——!張兄快來!”纖細身影驚叫著跳了起來。

    一個高大的身影提劍沖出茅屋:“緋云,別怕!”

    “蛇!,好粗!跑了跑了!”纖細身影驚呼喘息著。

    高大身影哈哈大笑:“秋風之蛇,困龍一條,饒它去吧?!?/span>

    !我偏踩上了,又硬又滑!呸呸呸,一股腥味兒?!?/span>

    “你呀,日后晚上不要來,餓不死我張儀?!?/span>

    ,就會瞎說!除了蛇我甚也不怕??爝M去,餅還熱著呢?!闭f話間拉著張儀便進了茅屋。這是一間極為粗樸的陵園茅屋,門是荊條編的,后邊掛著一幅寬大的本色粗織布做了擋風的簾子。屋中大約一丈見方,墻角避風處的草墊蘆席上有一床棉被,便是臥榻了。除此之外,兩只滿蕩蕩的書箱、一片架在兩塊老樹根上的青石板書案、一支掛在墻上的吳鉤劍,便是這茅屋中的全部物事了。緋云將提藍放在石板書案上,揭開苫布,利落的從藍中拿出一個飯布包打開,原是一摞熱氣騰騰的面餅,又拿出一個飯包打開,卻是一塊紅亮的醬肉。

    “呀,好香!甚肉?”張儀掛上吳鉤,興奮的搓著雙手。

    “猜猜?!本p云又拿出一包剝得光亮亮的小蒜頭:“!不曉得了吧?!睆垉x不去湊近醬肉,只是站著使勁兒聳鼻頭,猛然拍掌:“兔肉!沒錯兒?!薄?/span>,野味兒吃精了,一猜就中?!本p云頑皮的笑笑:“快吃吧,趁熱?!睆垉x咽著口水悠然一笑:“不是吃精了,是餓精了?!闭f著便就勢一跪,一手抓起醬兔肉,一手抓起熱面餅沾幾粒蒜頭,狼吞虎咽的大嚼起來。

    “張兄,有人要賃我們老屋做貨棧,你說奇也不奇?”緋云邊掃地邊說話?!叭绾稳绾??”張儀抹抹嘴笑了:“甚生意做到深山老林來了?當真一奇了?!薄斑€有呢,一個年輕人帶了個小童,也住進了我們老屋。,你別急,聽我說?!本p云拿起屋角木架上的陶壺給張儀斟滿了一碗涼茶,笑道:“那天我去山坳里摘野菜,回來后聽張老爹說:一個公子探訪老親迷了路,又發熱,求宿一晚。張老爹于心不忍,便讓他住下了。我不放心,特意去看了看,那公子還真是發熱。我看他生得俊氣,人也和善,不象歹人,便也沒說什么。誰知都三日了,他的熱燒還不見退。那小童除了天天給他熬藥,還出去打獵。小童說獵物放久了不好吃,要我們天天吃。這幾日便天天有肉了。你看這事兒?”張儀沉吟著問:“要賃老屋的商人也來了?”

    ,還沒呢?!本p云笑道:“我沒答應。他也說他們東家還沒定主意,過幾日再來看看,東家要定了再和我說價,還說保我滿意呢?!睆垉x咕咚咚猛喝了一碗涼茶,半日沒有說話。這兩件事來得蹊蹺,可一下子也說不清疑點在何處?要在十幾年前,安邑城外那可是商賈紛紛,租賃民居、夜宿郊野者實在平常得緊??扇缃?,這安邑已經成了孤城荒野,卻忽然竟有人前來經商,有人前來投宿,可真是少見!然則,天下事本來就沒有一成不變,若有商旅忽發奇想,要在這里采藥獵獸也未可知;至于有人路病投宿,也并非荒誕不經,張儀自己不就多次投宿山野農家么?如此想來,似乎又不值得驚奇生疑??刹还苋绾伍_釋,張儀心頭的那股疑云都是揮之不去,連張儀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終于,張儀定了主意:“任其自便,只是要多長個心眼,暗中留心查看?!薄?/span>,我也是這般想法。你放心,誰也逃不過我的眼睛?!?/span>

    張儀笑了:“心里有數就好。走吧,我送你下山?!闭f著便摘下吳鉤,順手拉開荊條門,與緋云出了茅屋。緋云紅著臉笑道:“不用送呢,我不怕?!睆垉x笑道:“你是不怕,我卻想出來走走呢?!?緋云高興的挽起張儀的胳膊:“是該走走的。,你的吳鉤練得如何?會使了么?”張儀興致勃勃道:“越王這支吳鉤,還真不好練呢,要不是我還算通曉劍器,真拿它沒辦法?!本p云一撇嘴笑道:“那是當然,張兄天下第一!”張儀哈哈大笑:“你個小東西!跟著我吹啊?!本p云也咯咯咯笑得打跌。說話間便到了山口,山腳下老屋的燈光已經遙遙可見。張儀站在山頭,直看著緋云隱沒在老屋的陰影里,方才轉身,本當回到茅屋,卻不由自主地沿著河谷走了下去。天空湛藍,月光明亮。涑水波濤拍打著兩岸亂石,虎嘯狼嗥隨山風隱隱傳來,都使得這山谷秋夜在幽靜之中平添了幾分蒼涼。

    張儀對這道涑水河谷是太熟悉了,兒時的記憶,家族的苦難,自己的坎坷,都深深的扎根在這道河谷。但是,這道河谷給他打上最深烙印的,還是母親的驟然亡故。

    當初,張儀從楚國云夢澤連夜逃走,與緋云一路北上,進入河外已經是冬天了。逃離云夢澤時,張儀被打傷的兩條腿本來就沒有痊愈。幾個月的徒步跋涉,傷口時好時壞,不得不拄著一支木拐一瘸一瘸的艱難邁步。要不是緋云頑強的撐持,張儀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突然倒在哪道荒山野嶺?

    路過洛陽郊外的時候,張儀腿傷發作,倒在了路邊。田野耕耘的一個老人將他們當作饑荒流民,好心留他們在一間閑置的田屋里住了下來。在那間四面漏風的田屋里,張儀自己開了幾味草藥,讓緋云帶著越王送給他的那支吳鉤,到洛陽城賣了換錢抓藥。緋云去了,也抓了藥,可也帶回了那支越王吳鉤。緋云對他說遇上了一個好心店東,沒收錢。夜半更深,張儀傷疼不能入睡,看見和衣蜷縮在身邊的緋云的頭巾掉了,園乎乎的小腦袋在月光下竟是青幽幽的!伸手一摸,一根頭發也沒有了!

    驟然之間,淚水涌滿了張儀的眼眶。一頭秀發,對于一個含苞待放的少女,意味著誘人的魅力,意味著大貞大孝大節,更意味著對生命之源的恒久追念?!吧眢w發膚,受之天地父母,毫發不能摧之!”男人名士尚且如此,更何況一個女子?可是,為了給他治傷,緋云竟賣掉了滿頭青絲……

    就在那一刻,張儀抹去了淚水,心中暗暗發下了一個誓愿。

    回到這條熟悉的河谷時,正是大雪紛飛的冬日??吹嚼衔蓍T前的蕭疏荒涼,張儀心中便猛然一沉!母親是嚴整持家的,雖然富裕不再,但小康莊院從來都是井井有條的??扇缃?,門前兩排大樹全成了光禿禿的樹根,青石板鋪成的車道也殘破零落,高大寬敞的青磚門房竟然變成了低矮破舊的茅草房!那時侯,張儀幾乎不敢敲門,他不知道,迎接他的將是什么?他記得很清楚,當緋云敲開屋門,老管家張老爹看見他時立即撲地大哭!張儀雙腿頓時一軟,跌坐在大雪之中……

    當他踉踉蹌蹌的撞進母親的靈堂時,他象狼一樣的發出一聲慘嗥,一頭撞在靈案上便昏了過去!后來,張老爹說:那年魏趙開戰,魏國敗兵洗掠了涑水河谷,砍樹燒火還拆了門房;幸虧主母認識一個千夫長,才免了老屋一場更大的劫難;從那以后,主母一病不起,沒大半年便過世了;臨終前,主母拿出一個木匣,只說了一句話:“交給儀兒,也許,他還會回來?!绷粼趶垉x心頭永遠的疼痛,便是母親的那幾行叮囑:“儀兒,黃泉如世,莫為母悲。人世多難,自強為本,若有坎坷,毋得氣餒。后院樹下石窟,藏得些許金玉,兒當于絕境時開啟求生。母字?!?/span>

    掘開了后院大樹下的石窟,張儀拿出了那個銹跡斑斑的小鐵箱,打開一看,除了六個金餅,便全部是母親的金玉首飾……張儀看得心頭滴血,欲哭卻是無淚。母親留下了少婦時的全部首飾,素身赴了黃泉,竟沒有絲毫心愛的陪葬之物。對于張儀,這是永遠不能忍受的一種遺恨。他咬著牙打開了母親的墳墓,將金玉首飾與三身簇新的絲衣,裝進了自己親手打制的兩個木匣里,放進了棺槨頂頭的墓廳。從那天晚上開始,張儀便在母親的墓旁搭起了一間茅屋,身穿麻衣,頭戴重孝,為母親守喪了。寒來暑往,在母親陵園的小松林中,張儀漸漸地平靜了下來。

    雖然他從未下山,但對天下大勢還是大體清楚的。這也虧了緋云,她不但要與張老爹共同操持這個破敗的家,還時不時趕到安邑打探各種消息。半個月前,緋云去了一趟大梁,回來后興奮的告訴他,蘇秦已經重新出山,謀劃合縱抗秦,燕趙韓都欣然贊同了!“!我正好遇上蘇秦車隊進大梁,聲勢好大。幡旗、馬隊、車輛,整整有三里路長。蘇秦站在軺車上,嗬!大紅斗篷,白玉高冠,一點兒也不笑。只是他的頭發都灰白了,讓人心里不好受?!本p云說得眉飛色舞,最后卻嘟噥著嘆息了一聲?!澳憧吹眠宄??”

    !我爬到官道旁的大樹上,誰也看不見我?!?/span>

    張儀不禁怦然動心了!蘇秦復出并不令人驚訝,那只在遲早之間。讓他心動的,是蘇秦提出的嶄新主張——六國合縱,結盟抗秦!蘇秦對秦國關注的很早,與自己對秦國的淡漠大不相同,蘇秦第一次出山就選定了秦國,縱然沒有被秦國接納,何至于立即將秦國當作仇敵?不!這不是蘇秦的謀事方式,也不是歷來名士的傳統精神,其中一定令有原因。最大的可能,是蘇秦對天下大勢有了全新的看法!蘇秦思慮深徹,善于創新,正如老師曾經說的:“無中生有,暗夜舉火,蘇秦也?!比缃裨谏綎|大亂之際,蘇秦倡導六國合縱,當真是刀劈斧剁般一舉廓清亂象,使山東六國撥云見日,一舉使天下格局明朗化!這豈非暗夜舉火,燭照天下?從這里看去,用個人恩怨涂抹合縱抗秦,就顯得非常的滑稽,至少張儀是嗤之以鼻的。

    既然如此,張儀的出路何在?

    半個月來,他一刻也沒有停止思索。蘇秦廓清了大格局,天下必將形成山東六國與秦國對峙的局面。他從聽到“合縱抗秦”這四個字,便敏銳意識到蘇秦必然成功!天下已經亂得沒有了頭緒,列國都想使局勢明朗化,都不想被亂象淹沒。當此之時,山東六國的君臣們能拒絕具有“救亡息亂”巨大功效的合縱同盟么?

    可如此一來,張儀頓時就沒有了選擇!天下戰國七,蘇秦一舉居六,張儀又能如何?曾幾何時,天寬地闊的張儀,卻在驟然之間只剩下了一條路,而且是自己最為陌生的一條路?自己的立足點一開始就在山東六國,并不看好秦國。第一番出山,自己幾乎就要大功告成,若非輕言兵事,錯料房陵之戰,早已經是齊國丞相了。比較起來,蘇秦的第一次失敗,在于“策不應時”;自己的第一次失敗,則在于“輕言壞策”。也就是說,蘇秦敗在劃策本身,張儀敗在劃策之外。就第一次而論,張儀自覺比蘇秦要強出一籌??蛇@一次呢?蘇秦當先出動,長策驚動天下,其必然成功處,正在于劃策切中時弊!這種情勢下,自己要在山東六國謀事,無異于拾人余唾。想想,你張儀難道還能對山東六國提出另一套更高明的方略?提不出,那就只有跟在蘇秦身后打旋兒。這是張儀無法忍受的,也是任何名士所不屑作為的。

    看著天上月亮,張儀笑了。難道竟要被這個學兄逼得走投無路了么?蘇兄啊,你也太狠了,竟將山東六國一網打盡,使張儀竟茫然無所適從,豈不滑稽?

    “山月作證:”張儀對著天上月亮肅然拱手:“張儀定要與學兄蘇秦比肩天下,另辟大道!”多日來,張儀揣摩思慮的重心,就是如何應對蘇秦的六國合縱?他做了一個推測:作為六國合縱所針對的秦國,不可能無動于衷;秦國要動,就要破解合縱;那么,如何破解?誰來破解?便成為必然的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他已經思慮透徹,有了應對之策。張儀堅定的認為:除了他這套謀劃,蘇秦的六國合縱無策可破!那么,秦國有這樣的人才么?他雖然對秦國頗為生疏,但大情勢還是明白的。商鞅之后,秦國似乎還沒有斡旋捭闔的大才。司馬錯雖然讓他跌了一大跤,但司馬錯畢竟是兵家將才,秦國不會讓一個難得的名將去分身外事。樗里疾呢?治國理民可也,伐謀邦交至多中才而已,豈是蘇秦對手?

    放眼天下,唯張儀可抵蘇秦!

    然則,秦國能想到這一點么?難。秦國雖然強大,但畢竟長期閉鎖,對天下名士一團朦朧,如何能知曉他張儀?那么,只有一條路——主動入秦,游說秦國,獻長策而與蘇兄較量天下!可是,能這樣做么?在尋常情勢下,名士主動游說無可非議。然則在蘇秦發動合縱后,天下便是壁壘分明的兩大陣營,當此之時,秦國若無迫切求賢之心,這秦國國君也就平庸之極了;對平庸之主說高明長策,那是注定的對牛彈琴;魏惠王、楚威王尚且如此,這個拒絕過蘇秦的秦國新君又能如何呢?說而不納,何如不說?可是,假若秦國君臣想到了自己,你張儀又該當如何呢?想到這里,張儀不禁哈哈大笑,覺得自己瞻前顧后婆婆媽媽的實在滑稽。這種事兒,神仙也難料,何須費力揣測?心思一定,張儀便大步走上河岸,向松林陵園走來,堪堪走進林間小道,他驚訝地揉了揉眼睛。

    出來時分明吹熄了燈火,如何茅屋卻亮了起來?

    張儀隱身樹后,凝神查看傾聽片刻,已經斷定樹林中沒有藏身之人。他目力聽力都極為出色,從些微動靜中已經聽出茅屋中最多只有兩個人。于是他大步走出,挺身仗劍,堵在茅屋前的小道正中高聲喝問:“何方人士,夤夜到此?”“吱呀”一聲,荊條門開了,一個粗壯的身影走出茅屋拱手做禮:“末將見過先生?!薄澳??究竟何人?直說了吧?!?/span>

    “末將乃趙國騎尉,奉密令前來,請先生屋中敘話?!?/span>

    “反客為主了?就在這里說吧,省點兒燈油?!?/span>

    騎尉笑了:“也好,月亮正亮呢?!被仡^喊道:“墨衣,出來吧,吹了燈?!蔽輧蕊L燈滅了,走出來一個手持長劍身形瘦小的勁裝武士。張儀知道,趙國君主的衛士通常叫做“黑衣”,此人被稱為“墨衣”,無論如何也是個衛士頭目。從他的步態便可看出,這個墨衣定然是個一流劍士!張儀也不理會,徑自坐到小道旁一塊大石上:“說吧?!彬T尉又是一拱:“先生,我二人奉太子之命,請先生星夜赴邯鄲?!?/span>

    “可有太子書簡?”

    “趙國軍法:密令無書簡。這是太子的精鐵令牌,請先生勘驗?!?/span>

    “不用了。太子召我何事?”

    “太子只說:要保先生萬無一失。余情末將不知?!?/span>

    張儀悠然一笑:“既然如此,請二位回稟太子:張儀為母親守喪,不能離開?!彬T尉卻僵在那里,似乎不知如何是好。這時,那個精瘦的墨衣說話了:“太子有令,務必請回先生,先生須得識敬才是?!薄叭绱苏f來,要是不去,便是不識敬了?”

    騎尉拱手道:“我等奉命行事,請先生務必成全,無得強逼?!?/span>

    “強人所難,還要人無強其難。趙人做事,可謂天下一奇也!” 張儀哈哈大笑。墨衣冷冰冰開口:“先生當真不去,就只有得罪了?!?/span>

    “如何得罪???”張儀性本桀驁,心中已經有氣,臉上卻依舊微笑。

    “勝得我手中劍,我等便走。否則,只有強請了?!?/span>

    “你手中劍?怕是你們兩個手中劍吧?!?/span>

    墨衣正要說話,騎尉搶先道:“那是自然,公事非私斗,如何能與劍士獨對?”“好!理當如此?!睆垉x豪氣頓生,霍然站起:“請吧?!?/span>

    “墨衣,我先了?!彬T尉大步走出,只聽“喀!嗒!”兩聲鐵音,一柄閃亮的厚背長刀已彈開刀格,提在手中。張儀本是老魏國武士世家出身,對三晉兵器本來熟悉,一看便知這是趙國改制的胡人長刀。這種刀以中原精鐵鍛鑄,背厚刃薄,刀身細長而略帶弧彎,砍殺容易著力,擊刺不失輕靈,且比胡人原刀形還長了一寸有余。趙國在與匈奴騎兵的較量中屢占上風,與這種鋒銳威猛的戰刀大有干系。雖然如此,張儀卻是毫無畏懼。他相信手中這口越王吳鉤絕不輸于趙國的改制戰刀。

    月光下,一道細長的弧形青光伴著嗡嗡震音閃過,張儀的吳鉤已經出鞘!這吳鉤雖然也是弧形,卻是劍而不是刀。劍為雙刃,厚處在中央脊骨。刀為單刃,厚處在背。同是弧形,騎士戰刀較吳鉤要長,弧度自然小得些許;吳鉤稍短,其弧度幾乎接近初旬瘦月,而且還是雙刃。兩相比較,騎士戰刀專為戰場騎兵制造,趁手好使,即或未經嚴格訓練,也能仗著膂力使出威風。吳鉤卻大大不然,它本來就是吳越劍士的一種神秘兵刃,初上手極為別扭,等閑人等根本無法劈刺擊殺,使用難度比騎士戰刀要高出許多。張儀自從接受了越王吳鉤,便在閑暇時悉心揣摩,也是他頗有劍術天賦,竟讓他無師自通,自己摸索出了一套吳鉤使法。緋云也喜歡劍法,見他練過幾次,竟驚訝得連連贊嘆。此刻,張儀也知道趙國騎士的剽悍威猛,自然不會掉以輕心,吳鉤出鞘,卻是右劍左鞘守定不動,準備后發制人。

    騎尉卻抱劍做禮:“太子敬重先生,我只與先生虛刺,劍沾其身即為勝?!睆垉x冷笑:“我只會實刺,不會虛刺?!?/span>

    旁邊的瘦子墨衣不勝其煩:“劍士之道,安得有虛?將軍當真絮叨?!?/span>

    騎尉無奈的笑笑:“先生執意如此,末將只好從命。殺——!”喊聲未落,騎士戰刀已經帶著勁急的風聲斜劈下來!這是騎士馬戰的基本功夫,最為威猛,對方若被砍中,便通體被斜劈為兩瓣!騎兵對步兵,居高臨下,這斜劈便是威力極大使用最多的殺法。張儀身材高大,對方也不在馬上,所以并沒有感到戰刀凌空的威力,但聽這刀風勁銳,便知這戰刀威力。不及思索,張儀手臂一掠,吳鉤便劃出一道寒光,魚躍波濤般迎了上去。但聽“叮!”的一聲急響,騎尉的戰刀已經斷為兩節!刀頭飛上樹梢,又嘩啦啦削斷樹枝,竟“噗!”的插進了地面!

    “噫——!”騎尉驚叫一聲,一躍跳開:“你有神兵利器?”

    張儀哈哈大笑:“第一次用,不曉得這越王吳鉤如此鋒銳,多謝陪練了?!笔葑幽吕淅湟恍Γ骸皩④姂鸬妒擒娭写舐坟?,如何敵越王吳鉤?今日,也讓先生見識一番趙國精兵!”說罷肩頭一抖,黑色斗篷便蝙蝠一般飛了起來,竟堪堪的掛在了身后松樹枝椏上。只此一個動作,便見趙侯衛士的不同凡響。斗篷離身的同時,星光驟然一閃,墨衣手中已經出現了一支短劍!戰國之世,長劍已經成為常見兵器,短劍便多成為傳統劍士手中的利器,等閑人倒是很少見到了。傳統劍士的短劍,與越王吳鉤一樣,十有八九都是春秋時期著名鑄劍師的精品。紫藍色光芒一閃,張儀便知道墨衣手中短劍決非凡品,微微一笑:“神兵相交,兩敗俱傷,豈不暴殄天物?”

    “小瞧趙國劍士么?”墨衣冷笑道:“駕馭名劍,自有劍道,豈能笨伯互砍?”言下之意,顯然在嘲笑張儀與騎尉的劍術。張儀心知此人是第一流劍士,自己雖然也略通劍器劍法,但畢竟不是用心精專,無法與此等劍士抗衡。但聽他說不與自己“互砍”,倒是輕松了一些,劍器互不接觸,那無非是他直接將我刺傷,而后再“請”走了。張儀自信墨衣做不到這一點,你不砍我砍,大節當頭,何顧些小規矩?舞開吳鉤護住自己,只要他劍器刺不到我身,又能奈我何?

    “既然如此,你就開始吧?!睆垉x淡淡的一笑。

    “先生,看好了?!痹捯粑绰?,黑色身影一躍縱起,一道紫藍色光芒便向張儀頭頂刺來!張儀的吳鉤已經揮開,便趁勢向上大掠一圈。誰知他上掠之時,墨衣已經越過他頭頂,就在他尚未轉身之際,右肩已經被刺中!一陣短促劇烈的酸麻疼痛,張儀右手吳鉤便脫手飛了出去!黑色身影腳一點地,立即閃電般倒飛出去,竟在空中將吳鉤攬在手中,穩穩落地:“先生還有何說?”張儀咬牙撐持,才沒有坐倒,勉力笑道:“你,劍術無匹。我,卻不去?!薄跋壬蛔R敬,在下只好得罪了?!蹦吕淅湟恍?,便走了過來。

    突然,一聲悠長粗礪的虎嘯,疾風般掠過山林!

    瘦子墨衣愣怔了一下。騎尉笑道:“涑水河谷夜夜如此,平常得緊……”正說著卻驟然變色:“你你你,是人?是鬼?!”張儀看去,見月光下的山口林間小道上,悠著一個細長的白色身影,長發披散,手里卻拄著一根竹杖,一陣清朗大笑:“強人所難,這是誰家生意經???”騎尉緩過神來,冷冷道:“你若是商家,趕快走開,莫管閑事!”

    瘦子墨衣:“既看了,只怕不能讓他走?!?/span>

    白衣又一陣大笑:“我說要走了么?戰國游俠,可有不管閑事的?”

    “游俠?”墨衣拱手做禮:“敢問閣下高名大姓?”

    “高名大姓?”白衣人驟然冷漠:“邯鄲墨衣,趁早離開,還先生安寧?!薄澳憬^非正道游俠!將軍護著先生,我來料理他?!笔葑幽嘛@然被激怒了?!扒衣??!卑滓氯诵Φ溃骸跋壬⒉徽J可兩位,無須你等護持,請先生作壁上觀便了?!闭f完向張儀深深一躬:“先生,這是一包傷藥,請到那邊石墩上自敷便了?!?/span>

    這片刻之間,張儀竟是大為困惑。此人若是游俠,那當真是天下一奇!須知戰國游俠常常被時人稱為“帶劍之客”、“必死之士”,所謀求者皆是驚動天下的大事,極少到市井山野行走,即或隱居,也是等閑不過問民間瑣事。聞名天下的游俠如春秋的公孫臼、專諸、北郭騷、畢陽、偃息等,戰國的要離、聶政、孟勝、徐弱等,都是在邦國上層行大義、除大惡的名士,幾乎沒有一個關注庶民恩怨的風塵游俠。此人自稱游俠,張儀自然難以相信,然若不是游俠,又何來此等行蹤本領?倒真是令人難以揣測,且先看下去再說,至少在當下,他對張儀不構成危害。于是張儀也不多說,便走到小道邊石墩上坐下敷藥。

    白衣人見張儀走開,回身笑道:“一起來吧?!?/span>

    騎尉、墨衣本來擔心張儀被游俠劫走,此時見此人并無幫手,張儀也泰然自若,自然便要先全力解決這個游俠。墨衣低聲道:“將軍掠陣,我來?!彬T尉點點頭:“小心為是,此人大是蹊蹺?!蹦吕湫σ宦?,徑自走到白衣人對面丈許:“游俠請了?!卑滓氯艘娔聨h然不動,笑道:“讓先么?好!”一個“好”字出口,竹杖啪啦脫手,但見森森光芒裹著“嗡——”的金鐵震音,一柄超長的異形彎劍已經凌空罩住了墨衣頭頂!墨衣大驚,一個貼地大滑步,堪堪躲開,森森光芒又如影隨形般從身后刺到,大是凌厲?;琶χ?,墨衣一個側滾,方得脫出劍鋒之外,額頭卻已經是冷汗淋漓。見白衣人沒有追擊,墨衣氣哼哼問道:“閣下使何兵器?尚望見告?!薄按吮煜聼o人識得,只讓你見識一番便了?!闭f罷,白衣人順手一掠,一道森森寒光竟從身邊一棵合抱粗的樹身掠出,沒有任何聲息,松樹也絲毫未動。白衣人悠然一笑:“請二位觀賞了?!蹦屡c騎尉疑惑的走到樹前,借著明亮的山月,分明可見大樹腰身有一道極細的縫隙!“你是說,方才攔腰切斷了這棵大樹?”騎尉驚訝的拍打著樹身。

    “將軍力大,一推便知,何用多說?”白衣人顯然不屑與之爭辯。

    騎尉一個馬步扎穩,雙手按住樹身,猛然一推,縫隙之上的樹身竟驟然向外滑出,樹干喀啦啦向里壓來,如同疾步之人腳下打滑摔了個仰面朝天一般。騎尉、墨衣飛縱閃開,待大樹倒下,上前查看,留下的三尺樹身竟平滑如鏡,兀自滲出一片細密油亮的樹脂!墨衣二話不說,拉起騎尉便走。

    白衣人卻拱手笑道:“請轉告趙雍,敢對先生非禮用強,墨孟不會旁觀?!蹦麦E然回身:“你?是墨家孟勝大師?”

    “既知我師之名,便知天道不會泯滅?!?/span>

    墨衣似乎還想問什么,卻終于忍住沒說,拉著騎尉回身走了。

    白衣人向張儀走過來:“敢問先生劍傷如何?”張儀笑道:“他沒想狠刺,不妨事,多謝義士好藥了?!卑滓氯碎L出了一口氣:“涑水河谷看似荒僻,實則大險之地,先生守喪已過三年,該當換一個地方住了?!薄斑@卻奇了?!睆垉x揶揄道:“義士怎知我守喪三年已滿?難道也是游俠職分么?”白衣人笑道:“看這光潔的陵園小徑,看這草色變黑的茅屋,還有山林中踩出的毛道,只怕還不止三年呢?!睆垉x從石墩上站了起來:“有眼力,只是我還不想到別處去?!卑滓氯诵Φ溃骸拔抑皇翘嵝?,此乃先生之事,該當自己決斷,在下告辭?!薄扒衣??!睆垉x目光一閃:“看義士年青不凡,卻為何要冒游俠之名?”白衣人一怔:“先生如何知我不是游俠?”張儀道:“戰國游俠,皆隱都城謀大事,不動則已,動則一舉成名,可有跑到荒僻山地,長做夜游神者?”

    白衣人驚訝了:“何言長做?在下是夜來路過而已?!?/span>

    張儀大笑:“義士漏嘴了,若是匆匆過客,何以連四面山林踩踏的毛道都忒般清楚?若非旬日,轉不完這涑水河谷?!卑滓氯顺聊许?,鄭重拱手:“先生所言不差,在下本非游俠,只是見情勢緊急,臨機冒名罷了?!薄懊懊擦T,又何須為墨家樹敵?”

    白衣人臉上掠過一抹狡黠而又頑皮的笑:“先生窮追猛打,只好實言相告:在下本是宋國藥商,圖謀在涑水河谷獵取虎骨,已在此地盤桓多日。今夜進山查勘虎蹤,不意遇見有人對先生用強,是以出手,唐突處尚望先生鑒諒?!薄凹仁撬幧?,如何知曉他們是趙國太子指派的武士?”

    白衣人笑了:“先生果然周密機變,然這回卻是錯了。那是在下在大樹上聽到的,至于趙國太子之名,天下誰人不知,況我等游走四方的商旅之人?再說了,在下也不想暴露商家面目,只好將義舉讓名于墨家。否則,日后如何到邯鄲經商?”至此,張儀完全釋疑,拱手道:“張儀稟性,心不見疑,義士鑒諒了?!卑滓氯肃絿伒溃骸斑@人當真難纏,做了好事,好象人家還欠他似的,審個沒完?!睆垉x哈哈大笑:“義士真可人也!走,到茅屋……啊,偏是沒有酒也?!薄跋壬腥?,想說痛飲,卻沒有酒!”

    “兄弟莫介意,無酒有茶,涼茶如何?”

    “先生大哥的茶,一準好喝!”

    “先生大哥?”張儀不禁又是大笑:“大哥就大哥,先生就先生,選哪個?”“大哥!”白衣人笑著拍掌。

    “好兄弟!”張儀拍拍白衣人肩膀,慨然一嘆:“風清月朗,萍水相逢,也是美事一樁呢,真想痛飲一番也?!薄按蟾缟缘??!卑滓氯嗽捯袈潼c,身影已在林木之中,片刻之間竟又飛步而回,舉著一個大皮囊笑道:“上好趙酒!如何?”“好!月下痛飲,快哉快哉!”

    “不問個明白么?”

    “日后問吧,走,茅屋去?!?/span>

    “大哥差矣。谷風習習,山月朗朗,就這里好!也省你燈油啊。我去拿陶碗?!闭f罷輕步飄飄,轉眼便從張儀的小茅屋中拿來了兩只大陶碗擺在大石墩上,解開皮囊細繩,便咕咚咚倒下,一股凜冽的酒香頓時飄溢開來?!爱斦婧镁埔?!”張儀聳聳鼻頭,久違的酒香使他陶醉了:“來,兄弟,先干了這碗!”“哎哎哎,且慢,總得兩句說辭嘛,就這么干干?”白衣人急迫嘟噥,竟有些臉紅。張儀大笑一陣:“兄弟可人,大哥喜歡!為上天賜我一個好兄弟,干了!”“上天賜我一個好大哥……干!”白衣人驟然一碰張儀陶碗,汩汩飲盡。仔細品聞酒香,張儀卻兀自感慨:“酒啊酒,闊別三載,爾與我兄弟同來,天意也!”說罷猛然舉碗,竟是長鯨飲川般一氣吞下,丟下酒碗,長長的喘息了一聲。

    “大哥三年禁酒,當三碗破禁,再來!” 白衣人說著又咕咚咚斟了一碗。張儀自覺痛快,連飲三碗,方恍然笑道:“呵,你為何不飲了?”

    “小弟自來不善飲,尋常只是驅寒略飲一些。今夜不同,大哥三碗,小弟陪一,如何?”“好?!睆垉x笑道:“不善飲無須勉強,我有個學兄也不善飲,依然是天下英雄?!薄按蟾绲膶W兄是天下英雄,那大哥也是天下英雄了?!?/span>

    “可是未必。蘇秦能成功,張儀未必能成功?!?/span>

    “哎呀!大哥學兄是蘇秦么?那真是個英雄呢,如今走遍山東六國,蘇秦幾乎是婦孺皆知了。大哥去找蘇秦,不也大是風光了?”張儀猛然飲干一碗,目光炯炯的盯著白衣人,一臉肅然:“此話要在飲酒之前,你我就不是兄弟了。大丈夫生當自立,如何圖他人庇護?”“啪!”白衣人打了自己一個耳光,打拱笑道:“大哥志節高遠,小弟原是生意人無心之言,大哥寬恕才是呢?!睆垉x也笑了:“兄弟也是商旅義士,原是我計較太甚,不說了,干!”又大飲一碗。白衣人也陪著飲了一碗,又為張儀斟滿酒碗,輕輕嘆息了一聲:“大哥要終老山林么?”張儀默然良久,喟然一嘆:“天下之大,唯一處我從未涉足,可目下卻偏偏想去那里?!薄俺h,是那里么?”

    “不,是秦國?!?/span>

    “啊……”白衣人輕輕的驚叫了一聲,又連忙大袖掩面。

    “兄弟害怕秦國?”

    “有一點兒,大父當年在秦國經商,被秦獻公殺了?!?/span>

    張儀嘆息道:“此一時,彼一時。秦國自孝公商君變法,已經是法度森嚴的大國了。盡管我沒去過秦國,也曾鄙視秦國,但目下,我已經對秦國有了另一番見識。只是不知秦國有無求賢之心?須知蘇秦、犀首都不被重用而離開了秦國,商君死后,秦人似乎喪失了秦孝公之胸襟,又在排斥山東士子了?!?/span>

    白衣人聽得眼睛一眨不眨,釋然笑道:“大哥毋憂,小弟的一車虎骨正要運往咸陽。大哥不妨與小弟先去咸陽看看,合則留,不合則去嘛?!睆垉x大笑:“好!便是這般主意?!?/span>

    “大哥痛快!那就三日后啟程如何?”

    “也好。就三日后吧?!?/span>

    這時明月淡隱,山后已經顯出魚肚白色,松林間已經降下白茫茫霜霧。兩人對飲了最后一碗趙酒,白衣人就消失在霜霧迷離的河谷里。張儀看著那細長的白色身影漸漸隱沒,自覺胸中發熱,不禁長嘯一聲,左手拔出吳鉤力劈,一段枯樹竟喀啦裂開!霜霧消散,紅彤彤的太陽爬到山頂時,緋云送飯來了。張儀將昨晚的事大約說了一遍,緋云驚訝地直乍舌:“,昨夜那公子住的老屋一直沒聲氣,我悄悄從窗下過了兩趟,聽出屋里根本就沒有人。你說,這公子是不是那公子?”張儀沉吟道:“有可能是。然不管此人身份如何,卻絕非邪惡之徒。不要說穿,借他之力,我們先到秦國再說?!?/span>

    緋云點點頭:“那好,我趕緊回去收拾打理一下。,張老爹怎么辦?”“老錢金幣還有多少?請老人家到安邑買所房子安度晚年吧?!?/span>

    “只有二百錢、三個金幣了?!?/span>

    張儀大手一揮:“全給老人家?!?/span>

    “老屋呢?”

    “燒了?!睆垉x咬牙吐出兩個字。

    “不燒!”緋云紅著臉喊了一聲:“我來處置,不用你管?!闭酒饋肀愦掖易吡?。想了想,張儀終于沒有喊回緋云,任她去了。他知道,緋云從五六歲的孤兒被母親領回,就一直在老屋與母親共渡艱辛共嘗甘苦。鎩羽回鄉,又是緋云與張老爹苦苦撐持,才保他守陵再造。緋云與張老爹對張莊老屋的依戀,比四海為家的自己要強烈得多……罷了罷了,還是讓他們處置吧,何須一定要擺出一副名士破釜沉舟的做派?

    心定了,張儀便開始整理自己的隨身之物。衣物不用他操心,他也弄不清自己的衣裳有幾件。需要他自己動手的,是兩架書簡,還有自己三年來撰寫并謄刻就緒的一堆策論札記。那些札記是自己的心血結晶,也是自己痛徹反省的記錄,更是自己生命的一部分。他將必須攜帶的書簡裝進了一只大木箱,那些札記,則特意用母親留給他的那只鐵箱裝了,而且將那支小小的銅鑰匙系在了脖頸貼身處。突然,張儀心中一動,又將兩只箱子搬到母親墓旁的一個小石洞里,又用茅草苫蓋妥當,一宗宗做完,天也便黑了下來。奇怪,緋云如何沒有上山送飯?出事了么?心思一閃,張儀摘下吳鉤,便大步出了茅屋。將及南面山口,突聞河谷中一陣隆隆沉雷!仔細一聽,張儀立即辨出這是馬隊疾馳,而且是越來越近。張儀機警異常,看看四周,便快捷的爬上了一棵枝繁葉茂的大樹。片刻之間,馬蹄聲止息,一片清晰沉重的腳步聲進了北面的山口。時當明月初升,依稀可見一隊甲士開進了松林,散成了扇形,將茅屋圍了起來。一個帶劍軍吏高聲命令:“守住道口,不許任何人進來。荊燕將軍,點起火把,隨我去見先生?!闭f著便見一支火把點起,兩個身影走進了茅屋。片刻之后,兩個身影又走了出來,軍吏道:“先生顯然走了,我等也只好回去復命了?!蹦莻€舉著火把的荊燕答道:“該不是趙國將先生請走了吧?我卻如何向武信君交令?”軍吏笑得很響:“老話真沒錯:燕人長疑趙!如今兩國結盟了,我若搗鬼,太子如何對武信君說話?”火把荊燕嘆息一聲:“咳!也是天數,張儀沒貴命,武信君好心也沒用呢?!避娎粜Φ溃骸皩④娙舨环判?,可帶十騎留下,繼續訪查?!鼻G燕道:“可武信君安危要緊,我卻如何放心得下?”“既然如此,也不用費心了,有一信放著,先生會看到的?;爻?!”

    士們收攏成一隊,又出了北山口,片刻間便聞馬蹄隆隆遠去了。

    張儀見馬隊遠去,便下了大樹,走進茅屋點起風燈,發現石板書案上赫然一個扁薄的銅匣!看來,這就是他們方才說的信了。張儀拿起銅匣端詳,一摁中央銅鈕,銅匣便無聲的彈了開來。匣中紅錦鋪底,一個火漆封口的羊皮紙袋正在中間。吳鉤尖端輕輕一挑,羊皮紙袋便嘶的開了一個口,一頁羊皮紙“唰”的掉了出來,張儀拿起一看,極為熟悉的字跡立即撲進了眼簾:

    張兄如面:合縱有望,其勢已成。我已向樗里疾薦兄入秦,望兄與時俱進,破我合縱。兄做對手,蘇秦當更惕厲奮發,再創長策。破我即助我,此之謂也。時勢詭譎,安邑不安,望兄作速入秦,大振雄風。蘇秦 大梁秋日。

    “好!”一眼瞄過,張儀已是血脈賁張。蘇秦已經在戰場上向他招手了,張儀豈能拖泥帶水?蘇秦如此襟懷氣度,張儀自當全力施展,使天下大浪淘沙!看來,入秦已是事不宜遲了。蘇秦既然已經向秦國上大夫薦舉了自己,便說明秦國已經知道了自己……且慢!一個念頭突然生出:秦國既然知道了自己,為何卻沒有動靜?是秦國君臣遲鈍么?抑或另有隱情?既然說不清楚,最好還是不要冒失,要沉住氣,做成大事不在三五天之間。一番權衡掂量,張儀已經冷靜下來:入秦是肯定的,只是不能貿然,這是最后一條路,不走則已,走則務必成功,如何能在撲朔迷離之時貪圖一時痛快?蘇秦說“時勢詭譎,安邑不安”,究是何意?對了,蘇秦肯定發現了“有人”對自己心懷叵測,提醒自己早日離開這里!這“人”是誰?目下看來,似乎是趙國??墒?,就必然沒有秦國么?古往今來,國君求賢而佞臣殺賢的事數不勝數,若果樗里疾是個小人,擔心自己入秦威脅到他的權力,難保不私下“控制”自己,情勢沒有完全明朗之前,就無法排除這種可能。思忖一番,張儀覺得自己還是按照原來謀劃行事較為穩妥——白身入秦,看清再說。一陣匆匆腳步聲,緋云送飯來了。張儀心中興奮雜亂,也確實餓了,便狼吞虎咽起來,及至吃完,卻見緋云直抹眼淚,不禁驚訝:“緋云,怎么了?說呀!”

    緋云帶著哭聲道:“張老爹不要錢,也不離開老屋……我看,老人家有死心……”張儀二話沒說,拉起緋云便走。老人是張家的“三朝”管家了,從遷出安邑開始,張家上下便呼老人為“張老爹”。四十多年來,張氏家族的風雨滄桑就是老人的興衰榮辱,老人對張氏家族的忠誠、功勛幾乎是任何人都不能比擬的。如今,老人家絕望了么?陵園離老屋只是山上山下之隔。張儀大步匆匆,片刻便到了老屋門前。三年未下山,他發現張莊已經比當初有了些須生氣,門前已經重新栽上了一片小樹林,茅草小門樓也變成了青磚門房。他顧不上細看,推開門進得庭院便高聲道:“老爹,我回來了?!币姛o人應聲,緋云輕輕推開了堂屋大門,驟然之間,緋云卻是哭叫起來:“老爹,何苦來呀——!”張儀急忙進屋,竟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張老爹跪在張儀母親的靈位前,鮮血流淌,腹部已經大開,雙手竟依然緊緊握著插在腹中的短劍!“老爹……”張儀驟然哽咽,撲地跪倒,抱住了張老爹。

    老人艱難的睜開了眼睛:“公子……莫忘,故土……”便軟軟的倒在了張儀懷里?!袄系?,安心走吧……“張儀淚如雨下,將老人的眼皮輕輕抹下:“緋云,給老爹穿上最好的衣裳,安葬陵園……”天將拂曉,霜霧迷朦,一輛靈車緩慢的駛上了通往張氏陵園的山道。太陽初升的時分,一座新墳堆起在張儀母親的大墓旁?!皬埿?/span>,主仆同葬,自來未聞,你不怕天下嘲笑么?”

    “忠節無貴賤,大義在我心。他人嘲笑?鳥!”張儀憤憤然罵了一句。

    緋云忍不住笑了,笑臉上卻掛著兩行晶瑩的淚珠兒。

    “大哥!讓小弟好找?!彪S著話音,那個英秀的白衣藥商飄然而來,走到近前卻覺得氣氛不對,稍做打量便已經明白,立即走到那座新墳前肅然一躬:“老爹啊,多日蒙你關照,不想你卻溘然去了……老爹走好,晚輩年年來涑水,定會為你老人家掃墓祭奠的?!闭f罷竟長身拜倒,肅然三叩。

    張儀不禁唏噓:“兄弟啊,罷了?!本p云走過去,抹著眼淚扶起了白衣后生?!按蟾?,”白衣后生道:“這涑水河谷已成多事之地,我等不妨今日便走如何?”張儀默然片刻,看看緋云,緋云道:“給我兩個時辰,但憑張兄便了?!睆垉x點點頭道,“好,我們午后便走?!卑滓潞笊Φ溃骸按蟾缟胁恢业拿?,實在慚愧。我叫應華,宋國應氏后裔。日后就叫我華弟吧。小妹,你可該叫我大哥呢?!本p云笑道:“,宋國應氏,那可是天下大商家了,難怪神秘兮兮呢?!睉A咯咯笑道:“不就悄悄打老虎么?小妹竟是為我操心了?!?/span>

    “你們倆呀,針尖兒對麥芒?!睆垉x笑道:“別聒噪了,分頭準備吧。華弟,我聽你吩咐便是?!薄按蟾缑鲾??!睉A笑道:“一路行止,都聽我的,保你無事?!?/span>

    秋日西沉,晚霞染紅了滿山松林的時分,一隊商旅車輛駛出了涑水河谷。上得官道,車隊便轔轔疾行,沿著大河北岸竟是直向西去了。

    ? ? ? ? ? ? ? ? ? ? ? ? ? ? ? ? ? ?


    編輯:張軍鋒(信仰)

    ? ? ?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 華為手機價格交流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