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ua8wg"><strong id="ua8wg"></strong></nav>
  • 華為“逃離”深圳倒計時:將在東莞提供3萬套員工福利房

    識時務者為俊杰 2018-05-15 09:41:29
    摘要:?媒體稱,員工福利房價格僅8500元每平米。華為員工表示,公司內部已發出帖子征集住房分配方案,員工住房前5年是租賃,5年期滿后須購買。此外,華為總部將從深圳遷往東莞松山湖,新基地已經建好,有些部門已從深圳搬到東莞。

    本文來自全天候科技,悅讀更多請登錄www.awtmt.com?或關注微信號“全天候科技(ID:iawtmt)” 、“新金融見聞(ID:AWFintech)。

    2016年5月,一篇《別讓華為跑了!》的文章在網絡上被廣泛轉發,文章稱,作為深圳科技產業的支柱的華為,正打算拔營遷往深圳邊上的東莞。事后華為曾對傳聞予以否認,但一年多之后的今天,華為遷往東莞一事正在進行時。

    1月10日,媒體創業邦消息稱,華為公司將在東莞松山湖提供3萬套員工住房,價格僅8500元每平米,遠低于該區域2.5萬元每平米的市場價。

    包括松山湖2000畝項目,預計2萬套;松山湖安居房項目443畝,預計5500套;湖畔花園175項目預計3000套;華為松山湖南區公寓115畝,預計2500套公寓。其中,松山湖湖畔花園是華為在2015年末以超過1億元的底價拿下的地,總建筑面積約41.43萬平方米,有20棟住宅樓,是華為在松山湖新基地的員工配套住宅。

    對于上述消息,一位華為員工向全天候科技表示,華為內部已經向員工發出帖子征集住房分配方案,根據方案,員工住房前5年是租賃,5年期滿后必須購買。參與分房的員工也有資格要求:在華為工作3年以上,且搬到松山湖工作。不過對方并未證實房價為8500元。



    華為將從深圳搬遷至東莞?

    上述華為員工還向全天候科技透露:華為“深圳的總部要搬家了”,將從深圳遷往東莞松山湖,新的基地已經建好,有些部門已經搬了。此外,華為內部一位資深人士也向全天候科技表示華為將搬遷至東莞。

    就此,全天候科技向華為官方求證,對方回應稱:“總部不搬,生產研發等部分部門會到東莞”。

    不過,據《深圳衛視》報道,2017年4月27日,在深圳市委書記王偉中一行與華為的座談會上,華為總裁任正非還曾正面表態,稱華為的總部永遠不會離開深圳。

    任正非曾炮轟深圳樓市

    華為總部搬遷、在東莞提供員工住房,背后的原因或都與深圳樓市有關。

    2016年5月,華為創始人、總裁任正非在接受新華社專訪時曾炮轟深圳樓市,他表示:

    140年前,世界的中心在匹茲堡,有鋼鐵。70年前,世界的中心在底特律,有汽車?,F在,世界的中心在哪里?不知道,會分散化,會去低成本的地方。高成本最終會摧毀你的競爭力。而且現在有了高鐵、網絡、高速公路,活力分布的時代已經形成了,但不會聚集在高成本的地方。

    深圳房地產太多了,沒有大塊的工業用地了。大家知道大工業的發展,每一個公司都需要一定的空間發展。

    我們國家最終要走向工業現代化。四個現代化,最重要的是工業現代化。工業現代化最主要的,要有土地來換取工業的成長?,F在土地越來越少,越來越貴,產業成長的可能空間就會越來越小。既然要發展大工業、引導大工業,就要算一算大工業需要的要素是什么,這個要素在全世界是怎么平均的,算一算每平方公里承載了多少產值,這些產值需要多少人,這些人要有住房,要有生活設施。生活設施太貴了,企業就承載不起;生產成本太高了,工業就發展不起來。

    任正非不僅嘴上抱怨深圳房地產市場,也在用實際行動應對這一問題,華為近年來在深圳旁邊的東莞加速建設新基地。早在2012年,華為終端總部落戶東莞松山湖的規劃就已獲批,按照規劃,該基地占地達1900畝,投資超過百億元。廣州日報2016年6月報道稱,松山湖地區華為終端總部“坐擁無敵湖景”,一座氣派的“歐式小城”已初步建成。

    俊杰評論:企業是要逐利的,土地價格太貴對企業利潤就是擠壓,企業套利也很正常。



    15000家企業逃離深圳 究竟是為什么???

    2017-08-03 16:15

    最近,深圳市政協低調發布了一份《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壯大深圳實體經濟重點調研報告》,調研組明確指出:深圳制造業外遷已成潮流。報告引述2016年時任深圳市S長許Q的一次講話中說:“近期,有超過1.5萬家企業遷出深圳?!?/span>


    在這1.5萬出走深圳的企業里,不乏一些明星企業,如2014年中興通訊將生產基地遷往河源;2015年比亞迪在汕尾投資建設新能源汽車產業基地;2016年華為終端轉移落戶至東莞松山湖;大疆科技2013年就在東莞買地;

    富士康更是早早地,將不少生產線移到了鄭州及內地諸多城市;歐菲光、兆馳股份、興飛科技、海派通訊等企業,將生產線搬遷至江西南昌,建立了規模龐大的產業園區……

    這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深圳拋棄了制造業,還是制造業拋棄了深圳……

    深圳拋棄了制造業,還是制造業拋棄了深圳?

    相信對每一位創業者,或應屆畢業生來說,深圳都是一座極具魅力的城市。300多家上市公司(包括海外),8000多家高新技術企業,令他的鄰居,廣東省省會廣州黯然失色。

    但也正是這樣的深圳,正在被越來越多的制造業拋棄。

    在前述報告的首位分報告——《關于推動我市先進制造業發展的調研報告》中,調研組明確指出:深圳制造業外遷已成潮流。報告引述2016年時任深圳市S長許Q的一次講話中說:“近期,有超過1.5萬家企業遷出深圳?!?/p>

    在這1.5萬出走深圳的企業里,不乏一些明星企業,如2014年中興通訊將生產基地遷往河源;2015年比亞迪在汕尾投資建設新能源汽車產業基地;2016年華為終端轉移落戶至東莞松山湖;大疆科技2013年就在東莞買地;

    富士康更是早早地,將不少生產線移到了鄭州及內地諸多城市;歐菲光、兆馳股份、興飛科技、海派通訊等企業,將生產線搬遷至江西南昌,建立了規模龐大的產業園區……

    這對桿友們來說其實也并不陌生。畢竟,那篇和北京這篇一樣火爆的《別讓華為跑了》的文章被刷屏時間,正好一年前。那時候的量變就已經激發了質變。

    實際上,早在2008年,深圳制造業產值增長速度開始出現明顯遞減,平均每年以3%的速度遞減,2014年甚至甚至出現零左右的增長。一定程度上說,這是產業空心化的前兆。

    當然,好消息是,深圳在轉型,在邁向世界級科創中心的路上越來越快。同時,深圳憑借高消費、高房價一路高歌猛進。

    深圳變了,變成了一座買不起房的城市;深圳變了,變成了一座不太適合搞制造的城市——曾經,她是“世界工廠”的象征之一。

    這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深圳拋棄了制造業,還是制造業拋棄了深圳……

    制造業衰退,科創牛氣,深圳樓市更是神一般的存在!

    2016年,深圳第二產業增加值7700.43億元,占GDP的39.50%,同比增長7.0%;第三產業增加值11785.88億元,占GDP的60.46%,同比增長10.4%。

    從上面的數據可以看出,第三產業占GDP比重已突破六成!制造業卻節節敗退。深圳市政府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吳思康就認為:盲目追求第三產業的比重會影響城市競爭力,會造成產業空心化;深圳的定位是創新型城市,創新一定要有制造業的支撐,否則創新容易成為無本之木。

    制造業大舉外遷,說白了就是土地和人力成本上升。商人都是逐利的,都在用腳投票,深圳貴了,那就離開,不帶走一片云彩,也沒有那么多假裝。

    與之相反的是,深圳科創越來越顯示出世界級中心的實力。不過,這還不是最牛的。

    深圳樓市水漲船高,2016年,深圳樓市成交額超過6660億元,相當于平均每日成交18億,想想有多夸張!

    并不是深圳修建的房屋很多,所以成交量高、總價高——而是很貴。杠桿游戲很早之前就做過數據比對,深圳一年的竣工面積,只相當于重慶一個較大的區。

    深圳房價高到驚人,你以為供地肯定要跟上吧,但不好意思,還是要讓你失望了。深圳確實也缺地。

    《深圳統計年鑒2015》中,記載了 1990年以后深圳成規模的商品房竣工面積。見下表1:

    1991年到 2014年深圳市商品住宅竣工面積 圖表來源 |深圳統計年鑒2015

    從1991年到2014年,住宅類商品房竣工面積約為9164.62萬平米,商品房竣工總面積約為1.25億平米。住宅類的占比約為73%。

    另外,1990年深圳房地產開發面積約為133.41萬平米,按照73%左右的比例,當年住宅類商品房面積約為97.38萬平方米。

    2015年,是深圳房價的瘋漲之年。

    這一年,深圳市的住宅竣工面積僅202.37萬平米,增長為-24.8%。202.37萬平米是個什么概念,以重慶市渝北區為例,2016年,該區商品房施工面積3478.38萬平米,同比下降4.9%,其中住宅施工2051.22萬平米,下降9.1%。住宅竣工341.62萬平米,且還是下降了29.2%。

    真的,深圳一年的住宅竣工面積,還不如重慶一個較大的區,震驚!再和上圖歷史數據一比就知道,深圳供給不足。

    當然,除了上述商品房住宅,深圳還有大量這樣的房子:它們屬于非房地產開發項目,多為政府建造。包括辦公樓、住宅、城市配套設施。其中住宅包括廉租房、福利房、微利房等,隨著世事遷移,部分此類房屋所有者的產權從綠證換成紅證,擁有了完整的所有權。

    根據深圳統計年鑒,從1979年到2015年,可以算出深圳非房地產開發項目面積約為1.75億平方米。按照 73%左右的比例,可以推算出住宅類面積約為1.28 億平方米。

    也就是說,深圳住宅分為三大類,一共 4.04 億平方米(此前還有部分房子,但肯定也有拆一些,兩者對沖吧)。坊間傳聞2000萬的實際人口,深圳人均住房面積只有20平方米。

    如果從“活著” 的角度觀察,深圳目前的房子基本夠用。但如果從“正?!苯嵌龋ㄈ司?30 平方米)看,則缺口高達2億平方米。

    有意思的是,2009年-2016年,深圳市人均住房面積不增反降。從近28平米的人均住房面積,下降到2015年的20.6平米。背后是什么,是深圳常住人口的持續大幅增加,住房供給的持續較小。對了,2016年深圳又新增了50多萬常住人口。

    供給問題、存量結構問題,成為深圳高房價不得不面對的問題!長遠看,這早晚會成為影響深圳競爭力的問題。所以,深圳方面也急,決定搞人才房。

    深圳的地產杠桿何去何從?

    有數據顯示,2017年6月份,深圳一手房成交均價為54492元/平米。有中小制造業老板笑稱自己賺的錢,還買不了深圳市中心的一套房子。

    深圳市近幾個月新房價格數據圖表來源 |深圳市規土委

    深圳人口這樣增加下去,不多供地、不擴圍,那么深圳房價是無解的。制造企業是會用腳投票的。不對,是他們已經開始用腳投票了。

    當然,深圳似乎沒辦法,市域面積太小。不過,作為一座城市這個面積并不小。而作為一座城市,杠桿游戲過去一年寫過多次,深圳完全不開發的森林面積還在上升。一座城市是否有必要這么多森林,難道把人非逼到環深居住就好嗎?

    在一些城市我們看到,實體經濟得不到有效的資金支持,科研、創新、轉型、升級遇到很大問題,再加上互聯網經濟的沖擊,實體經濟局面每況愈下。深圳有科創的牛氣,這些問題似乎不嚴重。但這也是一個警告。

    有朋友就說,2016年,深圳的GDP約1.95萬億元,隨著一批大企業外遷帶走的GDP;若再刨去招商、保利、萬科等房地產商創造的價值,深圳的GDP會下降一些。這個情況,當然不是深圳才有。

    但深圳是明星、網紅,其得到的關注和批評、褒揚自然也就更多。

    曾經,美國硅谷也出現過高科技企業研發外遷日本的情況。與深圳不同的是,那種外遷,很多是基于正常的產業更迭,而非單純的成本倒逼企業出走。

    老企業遷移到人力和土地成本更低的發展區域,同時新興產業能夠在老企業原址得以開花結果,這才是良性循環。

    好消息是,深圳正在刮骨療傷,25萬多字的研究報告說出了深圳的焦慮,也表達了深圳想要改變的決心。

    其實,之所以坊間再提深圳被誰拋棄,如上所述,說白了就是高房價鬧的。




    Copyright ? 華為手機價格交流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