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ua8wg"><strong id="ua8wg"></strong></nav>
  • 【劇寶|專訪】給文青看的《長江圖》,票房慘淡,導演嘴硬,你拿什么拯救文藝片

    劇寶 2021-03-30 06:10:28


    歷經六年籌備、兩年拍攝、兩年后期制作的電影《長江圖》,于9月8日開始上映,這部由楊超執導、李屏賓掌鏡的電影在今年柏林電影節上獲得最佳藝術貢獻銀熊獎,也成為今年唯一一部在柏林、戛納、威尼斯三大國際電影節上獲獎的國產片,據片方透露,已經按選送國際電影節獎項手續將資料送審廣電總局,希望審批合格后可以代表中國內地報名參加明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的角逐。




    《長江圖》有一個超現實的、魔幻的故事內核:男人和女人處于不同的時空中相向而行。但故事講述的方式嚴格遵循現實的邏輯。鏡頭跟隨男人駕船逆流而上,追尋女人的時間順序。這是一種瘋狂的講故事的方式。觀眾跟隨男人,逆著時間流,跳躍性地、不連貫地看一個女人的生活?!堕L江圖》試圖通過敘事手法和影像呈現打破傳統中國藝術電影的固有模式,帶來一種奇特的敘事效果——每一時刻,都同時講述正反兩個故事。


    導演楊超2001年憑借《待避》獲得戛納國際電影節電影基石獎及臺北電影節國際學生電影銀獅獎,2004年憑借首部長片《旅程》獲得第57屆戛納國際電影節最佳處女作特別獎(金攝影機特別獎),這些獎項也讓他幸運地得到了《長江圖》的投資。楊超兒時家在淮河支流,不會游泳的他大學時代還曾落水遇險,從而對水有一種很奇妙的感覺。距離家鄉最近的大城市武漢,擁有那么大的一條長江,曾經是楊超童年內心里最大的世界奇觀?!堵贸獭分?,楊超開始尋找下個電影題材,這種童年的體驗奔涌出來,他決定要拍一部有關河流的電影。

    ?

    僅有愛情,配不上這條大河

    ?劇寶:十年前在尚無劇本的情況下,你就說要拍一個關于長江漫長旅程恢弘背景的愛情故事,而且它有一定的燒腦和時空結構的獨特性,為什么會有這種想法?

    楊超:因為我愛這條河流,我想拍出我對這個河流的復雜感受,它就不會是一個簡單的,戲劇性、單線條故事,就像你站在船頭,航行在那個大河中間的時候,看到那種煙波浩渺,江水和廣闊的兩岸,你能說它是個什么具體的感覺呢?恐怕是一個非常復雜的感覺,《長江圖》就是想傳達這種復合的感覺,和我們每個人都有很深關系的這種感覺。



    ?

    劇寶:電影最初在創投時階段叫《信使》,為何改為了現在的《長江圖》?

    楊超:最初的故事中有個送信的情節,所以叫《信使》,也是我公路片的一個設想,講述男人和女人跨越河流去送信的故事,后來這個情節消失了,找到“長江圖”這三個字時,就覺得找到了影片基調和質感,這三個字非常有質地,從音節、審美感覺,氣勢上來說都是有它的味道。一個名字能傳遞作品氣質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我對這個名字非常滿意,《長江圖》這個名字在第二稿就定下來,經過7稿劇本都沒有改變過。

    ?

    劇寶:大家原本以為影片會是個有魔幻色彩的愛情故事,結果發現愛情只是影片很少的內容,你想表達的主題更加復雜甚至深不可測,遠非愛情可以承載?

    楊超:確實,愛情不是這部電影里最主要內容,但是說它是愛情電影也沒錯,片中男人和女人達成的關系雖然不是正常邏輯上的忠貞不渝,在一起、不在一起的那種情愛關系,卻是一種深刻的理解,這也是我對愛情的看法,我認為男人和女人之間最深的愛是理解,如果你深刻理解一個人,認可他(她)的全部可能性,這就是愛,所以從這個角度講,《長江圖》也是愛情電影。




    愛情是河流主線,但是就像長江給我們的觀感,它煙波浩渺,有恢弘龐大的氣魄,里面包含著非常豐富的無窮無盡的主題和意義,這也是《長江圖》想傳達給觀眾的,如果我只講一個愛恨情仇的故事,我覺得那是配不上這條大河的,我希望這個故事配得上長江,所以大家看到的一定是恢弘龐大復合神秘的意義的結合體。

    ?

    留20%給觀眾

    ?劇寶:觀眾對文藝片總是評價以“看不懂”、晦澀等等,《長江圖》被觀眾說看不懂,你會介意嗎?

    楊超:我不介意看不懂這件事,要用通順的通俗的明白的方式講故事,這不是藝術電影的天職,那是商業電影的職責,藝術電影應該去探索影像的邊界,去探索電影藝術的新的形式、語言觀念和風格,這就是《長江圖》要做的事情, 所以其實觀眾能否從邏輯上看懂劇情并不是重要的,我覺得,只要從電影中感覺到美感,感覺到影像時空的魅力,這部電影的目標就達到了。


    劇寶:你每次接受采訪時,主要一部分工作就是解釋劇情,對于很多觀眾觀影前看各種對影片的解讀資料,你認可嗎?

    楊超:其實我覺得由我說出劇情的邏輯,對那些還沒有看出細節的觀眾來說是一種打擾,因為很有可能他看完后,他的讀解比我的安排還要高級,《長江圖》就是那種我和你們共同參與的電影,我已經完成了八十,剩下的二十是你們來完成。我這些天的“路演”曾經多次聽到很多觀眾給出的很解釋比我原本的設計更炫更酷更高級,所以我盡量不去解釋?!堕L江圖》不是把信息和資料塞給你的一個電影,它是需要你自己探出身去伸手把那個資料抓回來。




    做出完整的看電影攻略,我覺得意義不大,表面看觀眾會獲得拐杖,可以走過故事,其實會嚴重限制觀眾對電影的感受,最好的電影不是告知信息、主題、中心思想,觀眾應該有自由完整感知電影影像時空,得出自己觀點的自由,所以詳細攻略不合適。我能給的小提示就是,不要把長江僅看做物理的河流,它也是時間長河,這里能發生什么,自己去猜想。

    ?

    劇寶:有觀眾說看完此片后有坐船游長江的念頭。

    楊超:這是我拍這部電影最大的愿望,其實觀眾看完理解什么主題都不重要,我想提醒的是這個河流對大家太重要太美麗,應該去看看,可以按照電影里那些地點去看,都是我挑過的,是沒有被污染的,唐朝的明朝的長江。

    ?

    中國至少有一億人是文青

    劇寶:詩人韓東也開始當導演,加上《路邊野餐》、《長江圖》,為什么最近的中國電影突然多了很多“詩意”?

    楊超:這有點巧合,一方面可能跟中國電影大環境有關,大家對電影的那種特別不詩意、重口味、沒有信息量而產生厭煩,從這種厭煩中產生需求,于是出現了很多更有態度、更有詩意的電影。另一方面也確實是巧合,畢贛和韓東的電影里詩歌的位置或作用是完全不一樣的,畢贛是把自己的詩歌作品穿插進電影里去用,并形成電影結構,而韓東的《在碼頭》是小說,不是詩歌。

    ?


    劇寶:秦昊扮演的高淳這個角色身上有多少你自己的影子?你覺得自己孤獨嗎?

    楊超:這個角色身上或多或少有一點我的影子,但更多是我們八十、九十年代,幾代文學青年典型的人物,孤獨、反抗、質疑,是文青的主要表情,中國至少有一億人是文青,高淳是這個群體的代表。


    我本人比較孤獨,我覺得對精神生活有要求的人,可能更多是與書籍、音樂、藝術品等進行精神層面的交流,這種交流會很大程度地減輕孤獨感,其實很難說任何人真的不孤獨。有意思的是,人生所有的設計,物質生活,看電影,交朋友,人在這個世界的感官享受,都是為了逃避孤獨而出現的,從這個角度講孤獨是特別有價值的一件事,影片中安陸就是不怕孤獨的人,她對現實的反抗、逃避、質疑,比高淳更強烈。

    ?

    想讓美國人“另眼”看中國

    劇寶:十年磨一劍,《長江圖》如今終于上映,對這部電影,你還有什么遺憾嗎?

    楊超:沒有什么遺憾,在那個時代拿到錢能拍,雖然這筆錢對這個項目來說不是很夠,但在那個時代已經是了不起的機會了,我和我的團隊付出很大努力,我覺得拍電影就是用創意,用人的意志和老天做交流,有時需要和命運對抗,你所拍的所有東西都是人和命運博弈的結果,從遺憾角度來說,影片可能處處都是遺憾,可是生活就是這樣,電影也是這樣,都是人和命運共同作用的合力的結果。


    ?

    劇寶:《長江圖》已經提交材料報名參加明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評選,你有什么期待嗎?

    楊超:《長江圖》蠻適合“申奧”,從內容到形式都是東方,中國的,有文化輸出的自信,有文化審美的力量,適合代表中國申奧,能讓美國人從另外一個角度看中國。

    ?

    不能胡子眉毛一把抓

    劇寶:未來想拍什么電影呢?考慮拍攝商業片嗎?

    楊超:我有自己的商業片方向,也一直在做準備,看了很多商業片,如果我做商業片,也會做的很極致,我希望做出像《哭聲》、《瘋狂的麥克斯》、《黑客帝國》這樣的商業片,我也想做比較炫比較酷的商業片。

    ?


    劇寶:國產片現在往往叫座不叫好,叫好不叫座,對于《長江圖》你有票房壓力嗎?

    楊超:沒有,如果藝術電影追求票房、通順的故事等,那就不是藝術電影,沒有盡到其本職工作,我覺得商業電影和藝術電影應該各安其位各得其所,讓藝術電影干藝術電影的事,商業電影干商業電影的事,兩者互相交流互相反哺。我認為好的藝術電影一定會給商業電影帶來巨大的動力,一個例子就是《盜夢空間》的導演諾蘭,他的前兩部電影都非常藝術,藝術到幾乎沒什么觀眾,可是他拍攝商業電影后極大的影響了商業電影,形成了新的潮流。所以如果中國商業片發展得特別好,好到票房達到1000億2000億,藝術電影空間也自然會擴大,兩者是相輔相成的,但如果不做區分,胡子眉毛一把抓,拿商業片要求藝術片,拿藝術片要求商業片,說商業片沒有情懷、弱智,這種混淆不利于電影行業發展。

    ?

    路漫漫其修遠

    劇寶:對于現在的文藝片市場,你怎么看,對于如何培育文藝片市場,你有什么建議嗎?

    楊超:中國的文藝片市場剛開始啟蒙,還沒培育成熟,《長江圖》的票房不樂觀,宣發艱難,但這非常正常,中國很多事情都是剛剛開始,我不覺得我們已經發展到什么程度,很多應該如此的事情其實還未如此,而是剛剛開始,朝向那個如此去變化。




    藝術電影市場,只有在商業片得到極大發展和繁榮前提下才能建立,觀眾吃飽類型片,有點膩了,才會有對藝術片真實需要,真正的健康的催化出藝術電影市場,觀眾吃飽之前,導演、資本、觀眾都無能為力,我覺得目前應該是維持住中國電影文脈,政府、總局、大資本應該想辦法推動這個事情,培育創作幼苗、觀眾幼苗,從我路演來看,群體觀影的差異化需求正在逐漸形成,現在是如何組織如何對接,讓他們如何找到想看的電影,讓這類電影生產出來,我覺得政府和大資本應該做這件事情。


    責任編輯:盧譽菲


    【本文為“劇寶”原創文章,未經授權不得轉載?!?/span>



    歡迎分享至朋友圈

    關注劇寶|帶給您每日前沿資訊


    ? ?長按二維碼關注我 ??

    Copyright ? 華為手機價格交流組@2017